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
咨询电话:13138191939

生态环境部门作出两次责令停产整治决定是否属于重复处罚?

 二维码 50

律师点评:本案中法院以生态环境部门作出两次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为由撤销了生态环境部门的行政处罚决定,我们认为,本案中生态环境部门的作法虽然有瑕疵,但其行政处罚决定未到被撤销的程度,法院如果认为环境执法部门不应当作出两份责令停产整治的决定,撤销第一份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更能起到教育与处罚相结合的行政目的。下面是该案的行政判决书,在判决书的后面我们发起了一个投票,希望各位读者投出你们的一票。

辽宁省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9)辽13行终4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原行政机关)北票市环境保护局,住所地辽宁省北票市花园街34号。

法定代表人刘向民,局长。

委托代理人乔迎昕,北票市环境保护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白俊民,辽宁合意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复议机关)朝阳市生态环境局,住所地朝阳市朝阳大街三段54号。

法定代表人徐明,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永鹏,朝阳市生态环境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史立红,辽宁史立红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朝阳市鑫发饲料加工有限公司,住所地朝阳市龙城区半拉山街桃山路170号。

法定代表人张华,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孙立军,辽宁明睿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票市环境保护局、朝阳市生态环境局因环保行政处罚一案,不服朝阳市双塔区人民法院(2018)辽1302行初100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北票市环境保护局(以下简称北票环保局)的委托代理人乔迎昕、白俊民,上诉人朝阳市生态环境局(以下简称市生态局)的委托代理人张永鹏、史立红,被上诉人朝阳市鑫发饲料加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发饲料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孙立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7年1月原告利用刘志生经营的养殖场鸡舍养殖蛋鸡,2018年5月8日和10日,被告北票环保局对刘志生经营的养殖场进行现场检查,检查发现,该养鸡场在养殖过程中将产生的鸡粪和冲洗鸡舍的废水,一同排放到位于场区内未采取任何防渗措施的渗坑中。被告北票环保局委托北票市环境监测站对排入场区渗坑中养殖污水进行检测,其于2018年5月11日作出北环监字[2018]第36号检测报告,2018年6月21日北票环保局根据该检测报告作出北环责停字[2018]第02号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以下简称2号决定),责令原告立即停产整治。改正方式包括:停止生产、制定整治方案、实施整改等,并向原告交代了权利。2018年7月9日被告北票环保局又作出北环罚字[2018]第23号行政处罚决定(以下简称23号决定),决定:1、责令立即停产整治;2、处以罚款人民币二十万元整。原告不服向被告市环保局申请复议,2018年9月14日,被告市环保局作出朝环行复决[2018]第3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被告北票环保局作出的北环罚字[2018]第23号行政处罚决定,原告不服,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被告北票环保局作出的23号决定及被告市环保局作出的朝环行复决[2018]第3号行政复议决定,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鑫发饲料公司不服被告北票环保局行政处罚及市环保局行政复议维持被告北票环保局行政处罚一案,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被告具有作出行政行为的职权。但被告北票环保局应当认真审核相关材料,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正确适用法律,依法作出行政行为。本案中,被告北票环保局作出的23号决定的主要证据,是依据北票市环境监测站于2018年5月11日作出的北环监字[2018]第36号检测报告,其检测报告属于鉴定结论,但该检测报告中没有检测机构资质及检测人员的检测资质证明,也没有检测人员的签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第十四条规定,“被告向人民法院提供的在行政程序中采用的鉴定结论,应当载明委托人和委托鉴定的事项,向鉴定部门提交的相关材料、鉴定的依据和使用的科学手段、鉴定部门和鉴定人鉴定资格的说明,并应有鉴定人的签名和鉴定部门的盖章。通过分析获得的鉴定结论,应当说明分析过程”。因此,北票市环境监测站于2018年5月11日作出北环监字[2018]第36号检测报告不能作为有效证据使用。另外,被告北票环保局于2018年6月21日作出2号决定,决定责令原告立即停产整治。并赋予原告申请复议及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但被告北票环保局在原告提起行政诉讼期限内又作出23号决定,并再次责令原告立即停产整治,属重复处罚。因此,被告北票环保局作出的23号决定,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被告市环保局作出的朝环行复决[2018]第3号行政复议决定,亦应撤销,故对原告鑫发饲料公司的诉讼请求,本院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二)项的规定,判决:一、撤销被告北票市环境保护局于2018年7月9日作出的北环罚字[2018]第23号行政处罚决定;二、撤销被告朝阳市环境环保局于2018年9月14日作出的朝环行复决[2018]第3号行政复议决定;案件受理费50.00元,由被告北票市环境保护局负担。二被告不服,提出上诉。

本院另查明,2018年11月27日,中共朝阳市委和朝阳市人民政府下发朝委发[2018]28号文件,按照《中共朝阳市委朝阳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朝阳市机构改革方案>的通知》要求,朝阳市环境保护局变更为朝阳市生态环境局。

上诉人北票环保局上诉称,一、一审认定检测报告属于鉴定结论不正确。本案中所涉及的检测报告,仅是对采样物进行氨氮和化学需氧量的测定,给出测定数据,其中并不存在任何鉴定性结论意见,因此不能被认定为鉴定结论,应该属于书证。二、北票市环境监测站作出的检测报告能作为有效证据使用。北票市环境监测站是经辽宁省质量技术监督局批准设立的符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检验检测机构,取得中国计量即CMA认证,具有资质认定证书。相关检测人员具有辽宁省环境监测实验中心核发的资格证。有CMA计量认证标记的检测报告可用于产品质量评价、成果及司法鉴定,具有法律效力。本案中所涉及的检测报告加盖了北票市环境监测站公章及CMA计量认证标记,是合法有效的,可以被当做证据使用,具有证明效力。上诉人在行政处罚过程中,被上诉人并没对检测报告的资质提出质疑,而是在一审过程中提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原告或者第三人提出其在行政程序中没有提出的反驳理由或者证据的,经人民法院准许,被告可以在第一审程序中补充相应的证据。上诉人在一审中提出补充证据要求,一审法院未予考虑,故上诉人将北票市环境监测站及相关检测人员的资质作为新证据提交二审法院。三、检测报告不是作出行政处罚的唯一证据。上诉人提交的调查询问笔录、现场检查(勘验)笔录、现场检查照片都可以证明被上诉人存在违法事实。四、一审认定属重复处罚错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24条规定:对当事人的同一违法行为,不得给予两次以上罚款的行政处罚。上诉人作出的两次处罚都是责令停产整治,罚款只有23号决定这一次,故不构成重复处罚。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驳回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上诉人市生态局上诉意见与北票环保局一致。

被上诉人鑫发饲料公司答辩称,一、检测报告为专业人员取样,专业人员进行分析,所得出的结论显然属于专业性结论范围。根据上诉人的第二点理由足以证实检测报告的完成均需专业人员具有一定的专业资格。尽管检测报告上加盖了检测单位的公章,但却不能代表检测人员具有专业资质。二、我们认为行政处罚后,在行政诉讼过程中补充证据违反行政诉讼的基本原则,原审法院坚持原则依法处理本案并无过错,作为行政机关应该坦然面对。三、一事不再罚是行政处罚的基本原则,既然为基本原则,其效力范围就不仅仅适用于罚款,本案涉及的2号和23号行政处罚均作出停业整顿的处罚结果,且2号处理结论作出后并没有超过诉讼和复议期限,在此情况下再次作出停业整顿的行政行为显然是错误的。四、我们坚持认为本案的行政处罚主体也是错误的,被上诉人作为北票市冠冶蛋鸡养殖公司的组成部分对外并不是责任主体。综上,我们服从原审判决结果,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

各方当事人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均随卷移送本院。本院根据本案有效证据所认定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经审查,确认上诉人北票环保局和市生态局具有作出本案被诉行政处罚决定及行政复议决定的法定职权。本案,被上诉人鑫发饲料公司在养殖过程中违法排放污染物的行为存在,北票环保局可以对违法行为进行查处,但应依法进行。北票环保局在2018年6月21日对鑫发饲料公司作出2号决定后,该决定尚在复议及诉讼期间内,又于2018年7月9日对同一违法行为再次作出23号决定,原审认定属于重复处罚,并无不当。《行政处罚法》第八条(四)项明确规定,责令停产停业系行政处罚种类之一,北票环保局提出2号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不属于行政处罚的理由,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检测报告是否属于鉴定结论的问题。北票环保局委托北票市环境监测站对养殖场废水进行检测,作出的检测报告是针对排放水污染物是否超出《辽宁省污水综合排放标准》出具的客观的证明文件。而鉴定结论是专门鉴定部门借助鉴定人的专门知识、技能和经验对有关事实材料及某些专门性问题涉及的客体,所作出的判断性意见。原审判决认定检测报告属于鉴定结论不当,但判决结果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二上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北票环保局和市生态局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孟凡芹

审判员  佟 伦

审判员  王敏一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邹 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