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
咨询电话:13138191939

有“正在生产的迹象”是不是可以认定当事人正在生产?

 二维码 26

编者注:环境法律部分责任条款要求,作出处罚决定的条件之一,要有证据证明当事人正在实施违法行为。比如说,《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需要配套建设的环境保护设施未建成,建设项目即投入生产”,该条要求,必须有企业投入生产的证据;再比如说,《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九十九条“通过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大气污染物”,该条就要求,必须有当事人排放大气污染物的证据。所以在实际执法过程中,环境执法部门应当根据案情,充分收集当事人违法的证据,如果没有证据或在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作出处罚决定,就有可能承担对其不利的法律后果。

我们经常听到环境部门咨询时说:“当事人有生产的迹象”,有生产的迹象是不是能证明当事人在生产呢?是不能的!以下判例就是因为生态环境执法部门没有证据证明当事人在生产,被法院认定为证据不足,依法撤销了该行政处罚决定。

山东省沂源县人民法院

(2018)鲁0323行初49号

原告刘斌,男,1990年7月19日出生,汉族,住沂源县。

委托代理人马友利,男,1959年6月27日出生,汉族,住沂源县。

被告淄博市生态环境局沂源分局(原沂源县环境保护局),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370323493219827C,住所地沂源县城荆山路34号。

法定代表人郭栋,局长。

出庭负责人徐永平,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宋艳,淄博市生态环境局沂源分局法规宣教科科长。

委托代理人陈德刚,沂源鲁源法律服务所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

原告刘斌诉被告淄博市生态环境局沂源分局(以下简称环境局)环保行政处罚一案,于2018年12月24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8年12月28日立案后,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3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刘斌的委托代理人马友利,被告环境局出庭负责人徐永平、陈德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8年7月30日,被告环境局作出源环罚字[2018]第025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原告刘斌存在“需要配套建设的环境保护设施未建成,建设项目即投入生产,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行为,违反了《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第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依据条例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处以罚款1500000元。

原告刘斌诉称,被告以原告的混凝土拌合站存在环境违法为由,于2017年9月11日作出源环违改字[2017]第132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于2017年9月18日作出源环罚字[2017]第132号行政处罚决定,罚款10000元。2017年9月12日后原告停产停业,从此没有再生产。2018年6月16日被告发现原告拌合站有人在,有两辆混凝土运输车在,以此推断原告继续生产。而实际是修建南安乐桥的施工公司租用场地用于停车。2018年6月23日被告作出了源环违改字[2018]第027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后原告将拌合站全部拆除,成为一片空地。由此,原告自2017年9月12日未再生产,被告2018年7月30日作出的处罚没有事实依据,属于重复处罚。请求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源环罚字[2018]第025号行政处罚决定,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一下证据:1.南安乐村委证明复印件一份;2.耿国利、耿国清证言复印件一份;3.沂源安乐公路工程有限公司证明复印件一份;4.燕崖供电所证明复印件一份;5.环境局批复复印件一份。

被告环境局辩称,被告2018年7月30日作出的源环罚字[2018]第025号行政处罚决定,是被告配合环保部督察组执法检查时发现违法事实,从而作出的处罚。处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处罚适当。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1.立案审批表复印件一份;2.原告刘斌的调查询问笔录复印件一份;3.现场监察记录、现场检查笔录复印件各一份;4.现场检查照片复印件10张;5.源环违改字[2017]第132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复印件一份;6.源环罚字[2017]第13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复印件一份;7.源环罚告字[2018]第025号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复印件、源环违改字[2018]第027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复印件各一份;8.听证申请书复印件一份;9.听证通知书、听证笔录、听证报告复印件各一份;10.审议委员会会议纪要复印件一份;11.裁量基准复印件一份;12.源环罚字[2018]第02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复印件一份;13.现场送达照片复印件2张、送达回证复印件四份;14.案件承办人执法证复印件两份。

经证据开示及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的14份证据均有异议,认为原告已经停产不存在生产经营问题;被告对原告的5份证据均不认可,认为1号证据是2017年7月8日出具,证明的是2017年9月17日的事实,属无效证据。2号证据日期有涂改且证人未到庭,不能作为证据使用。3号证据与本案无关联,借用的是不是原告场地不清楚。4号证据日期有涂改且证人未到庭,不能作为证据使用。5号证据与本案无关联。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原告1号证据2017年7月8日出具,证明的是2017年9月17日的事实,违背常理,原告未说明正当理由,对其效力不予认可;原告2、4号证据日期均有涂改,原告未说明正当理由,对其效力不予认可;5号证据与本案无关联,对其效力不予认可;3号证据属于单位出具的书面证言,相关人员未出庭作证,其内容无其他有效证据相印证,对其效力不予认可。对被告14份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均予认可,但均不能证实2017年9月12以后原告拌合站存在继续生产经营的事实,不能证实源环罚字[2018]第025号行政处罚决定的合法性。

经审理查明,2017年9月8日被告执法人员现场检查发现,原告位于沂源县燕崖镇南安乐村的混凝土拌合站存在“建设项目需要配套建设的环境保护设施未建成、未经验收或者经验收不合格,主体工程正式投入生产或者使用”环境违法行为,于2017年9月11日作出源环违改字[2017]第132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责令原告于2017年9月19日前改正违法行为。2017年9月18日被告作出源环罚字[2017]第132号行政处罚决定,对原告处以罚款10000元,该罚款原告已经缴纳。2018年6月16日生态环境部强化督察组与被告执法人员对原告拌合站进行检查,后被告作出本案起诉的处罚决定。2018年6月16日当日的现场检查笔录和现场监察记录均记载为“停产”。听证笔录及听证报告中案件承办人的陈述是“有继续生产的迹象”、“当事人不能拿出合理有效的证据证明他们在上次处罚后一直未生产”。被告庭审中称其工作人员平时检查时原告存在继续生产行为,但是没有留下证据资料。

本院认为,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视为没有相应证据。原告可以提供证明行政行为违法的证据。原告提供的证据不成立的,不免除被告的举证责任。由此,本案原告提供的5份证据虽然均不能作为有效证据予以采信,但不能以此免除被告对其于2018年7月30日作出的源环罚字[2018]第025号行政处罚决定合法性的举证责任。被告环境局认定原告刘斌存在“需要配套建设的环境保护设施未建成,建设项目即投入生产,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环境违法行为,就必须提供其于2017年9月11日作出源环违改字[2017]第132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责令原告于2017年9月19日前改正违法行为后,原告逾期不改正仍生产的证据,但是被告未提供原告继续生产的证据。因而,被告对违法行为的认定没有相应证据支持,作出的源环罚字[2018]第025号行政处罚决定缺乏事实根据,属于主要证据不足,不具有合法性,依法应当予以撤销。被告执法人员在其听证笔录及听证报告中关于“有继续生产的迹象”、“当事人不能拿出合理有效的证据证明他们在上次处罚后一直未生产”的陈述,属于混淆举证责任,该执法理念应当及时予以纠正。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十七条、第七十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被告淄博市生态环境局沂源分局2018年7月30日作出的源环罚字[2018]第025号行政处罚决定。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淄博市生态环境局沂源分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 烨

审 判 员  张文梅

人民陪审员  刘延霞

二〇一九年四月一日

                                             书  记员  崔 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