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
咨询电话:13138191939

采取查封措施时没有制作现场查封笔录被法院认定为程序违法

 二维码 111

律师点评:行政执法既要做到事实认定清楚,法律适用正确,还应当做到程序合法。比如在采取查封扣押的强制措施时,《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实施查封、扣押办法》第十二条规定:“实施查封、扣押应当符合下列要求:(一)由两名以上具有行政执法资格的环境行政执法人员实施,并出示执法身份证件;(二)通知排污者的负责人或者受委托人到场,当场告知实施查封、扣押的依据以及依法享有的权利、救济途径,并听取其陈述和申辩;(三)制作现场笔录,必要时可以进行现场拍摄。现场笔录的内容应当包括查封、扣押实施的起止时间和地点等;(四)当场清点并制作查封、扣押设施、设备清单,由排污者和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分别收执。委托第三人保管的,应同时交第三人收执。执法人员可以对上述过程进行现场拍摄;(五)现场笔录和查封、扣押设施、设备清单由排污者和执法人员签名或者盖章;(六)张贴封条或者采取其他方式,明示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已实施查封、扣押。”

根据以上规定,生态环境执法人员要做好以下几方面的工作:一是人员要到位,二是要制作现场查封笔录,三是要有查封扣押清单,四是清单和笔录要有签名,五是要有查封扣押明示的方式,以上程序缺少任何一个都属于程序有瑕疵,如果一个行政措施存在多个程序瑕疵,就有可能被撤销,因此环境执法部门一定要重视行政执法的程序问题。下面判例中的生态环境部门就是因为在采取查封扣押时未制作现场笔录,该查封决定书被法院认定为程序违法的。

安康铁路运输法院

行 政 判决 书

(2018)陕7101行初97号

原告:安康市康宝建材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建民镇联合村砖厂内,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6109027738038848。

法定代表人:孙军,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若斌,北京昌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黄颖惠,北京夏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安康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环境保护局,住所地:陕西省安康市安康大道数字化创业中心416室,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2610900MB2931634C。

法定代表人:何国栋,局长。

委托代理人:汤国才,陕西腾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安康市康宝建材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康宝公司”)诉被告安康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环境保护局(以下简称“高新区环保局”)环境保护行政强制一案,于2018年5月28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当日立案后,于2018年6月1日向被告高新区环保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等法律文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7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康宝公司的法定代理人孙军及其委托代理人王若斌、黄颖惠,被告高新区环保局的行政机关负责人何国栋及其委托代理人汤国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7年11月28日,高新区环保局作出安高新环查封字[2017]24号《查封(暂扣)决定书》(以下简称“查封决定书”),主要内容为:我局于2017年10月25日对你(单位)进行调查发现你(单位)存在生产包装车间未封闭、装卸口未安装粉尘收集处理设施、粉尘无组织排放现象。经责令整改后,2017年11月23日、26日在督查时发现你(单位)未按要求进行整改且继续违法生产,未按规定使用污染防治设施,致使车间粉尘直接排向外环境。以上环境违法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二十五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三十条规定,依据《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实施查封、扣押办法》第四条第四、六项之规定,决定对你(单位)位于高新区联合村316国道与汉江路交汇处水泥粉磨站生产设备予以查封。查封方式为就地查封,日期30天(2017年11月28日起至2017年12月27日)。

原告康宝公司诉称,原告是经省市区三级批准建立的合法水泥厂。被告高新区环保局作出的查封决定未履行法定催告程序,未告知原告陈述、申辩权,属程序违法。根据安康市人民政府《关于下达2017淘汰落后产能工作任务的通知》内容,原告厂区设备属于落后产能应被淘汰的只有2.4米水泥磨粉机,而被告查封了原告3.2米的水泥磨粉机,属超越职权,依法应予以撤销。故请求法院依法判决撤销被告2017年11月28日作出的查封决定书,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康宝公司为证明其诉称,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

第一组:查封决定书及其附件。拟证明被告的行政行为给原告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

第二组:照片复印件5张。拟证明被告违法查封的事实。

被告高新区环保局辩称,一是,我局作出的查封决定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2017年10月25日我局工作人员在检查时发现原告的水泥粉磨站项目在生产经营中存在生产车间未密封、装卸口未安装粉尘收集处理设施,粉尘无组织排放等违法现象,立即要求原告对此进行整改,并于2017年11月1日下发了《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随后在2017年11月23日和11月26日对此问题的再次检查过程中发现原告并未按要求进行整改,且在未按规定使用污染防治设施的情况下继续使用两台球磨机进行生产,致使生产粉尘直接排向外环境。据此,依照有关法律规定,我局经研究决定对其相关设施、设备进行查封。二是,行政行为程序合法,未损害原告实体权利。在该案办理过程中,我局严格依照法定流程进行调查处理,充分听取了原告的陈述和申辩,在作出查封决定前,向原告送达了《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依法履行了催告程序。三是,不存在超越职权的情形。我局作出的查封决定是基于原告厂区设备生产过程排放污染物对环境造成污染且拒不改正的事实,不是淘汰落后产能的行政处理行为,故该行政强制措施具有合法性。四是,为推进停产补偿工作的进行,该查封措施业已被解除,行政行为已经终止,不具有可撤销性,原告诉请不能成立。综上,我局作出的查封决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故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高新区环保局为证明其辩称,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依据:

第一组:安康市妇幼保健院向高新区环保局出具的《关于汉江西路康宝水泥厂环境污染情况的反映》、高新区环保局《环境违法行为立案审批表》(立案号:54号)。拟证明案件来源及被告对原告违法行为经审批立案的过程。

第二组:何国栋、康芳的执法证复印件,2017年10月25日高新区环保局现场检查(勘查)笔录及现场取证照片八张,安康市中省环境保护督查巡查整改工作领导小组督办函(安环整改函[2017]2号)。拟证明经被告依法进行现场检查发现原告存在环境污染行为,原告有关负责人对此进行了签字确认。

第三组:2017年10月25日高新区环保局对孙军的调查询问笔录、现场证据提取清单、营业执照、企业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复印件、授权委托书、安康市环保局函(安环函[2017]15号)、陕西省环保局批复(陕环批复[2007]535号)、陕西省发改委批复(陕发改工业[2008]405号)、安康市环保局批复(安环函[2008]108号)、陕西省环保厅《关于申请公开陕环函[2009]56号文件请示的复函》、安康市环保局汉滨分局便函(汉区环函字[2009]02号),拟证明被告依法对原告公司法定代表人孙军进行了调查询问,其承认有违法行为存在,但提供了有关证据证实其生产的合法性,被告作为执法主体,依法保障了原告的陈述申辩权。

第四组:2017年11月23日高新区环保局现场检查(勘查)笔录及现场取证照片四张、2017年11月26日高新区环保局现场检查(勘查)笔录及现场取证照片七张,拟证明被告依法对原告企业进行后续执法检查中发现原告环境污染的违法行为仍处于持续状态,未采取任何大气污染治理措施,原告的有关现场负责人对此进行了签字确认。

第五组:2017年11月26日陕西阔成检测服务有限公司作出的《监测报告》,拟证明被告委托有关环境监测机构对原告厂区进行环境监测,结果显示原告厂区水泥磨粉机生产中排放指标不符合大气污染相关标准。

第六组: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审批表、安高新环责改字[2017]54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及其送达回证,拟证明被告启动查封程序前,依照法定程序向原告作出并送达了责令整改违法行为决定,程序合法。

第七组:查封决定审批表、查封决定书及查封物品清单、查封延期通知书审批表、查封延期通知书及其送达回证、解除查封决定审批表、解除查封决定书及解除查封物品清单、协议书,拟证明被告依照法定程序对原告造成污染的生产设备进行了查封、延期查封及解除查封的事实。

第八组:2017年11月23日-28日被告进行调查、查封现场拍摄的视频和照片光盘5张,拟证明被告调查取证现场情况、查封现场情况、原告申辩情况及最后签字确认的事实。

第九组:法律依据:《环境保护法》第二十五条、《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实施查封、扣押办法》第四条、《环境保护法》第三十条、《行政强制法》第二条、第九条、第十四条、第十八条、第二十四条及第二十五条。

经当庭举证、质证,对各方当事人所举证据认定如下:

原告康宝公司提交的证据:第一组,其中查封决定书属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属于待审查对象,不进行证据认证。对于现场照片,前五张被告均无异议,第六张被告认为与其查封行为无关,不予认可。经审查,该组照片均为复印件,原告未提供原件,结合本案其他证据和当事人当庭一致陈述,可以证明2017年11月28日查封现场被告执法过程中张贴封条的情况,故仅对此部分事实予以确认。关于第六张照片反映工人在电线杆上进行作业的内容,不能证明其系被告工作人员或受被告委托指派,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依法不予确认。

被告高新区环保局提交的证据:第一组,原告认为情况反映不能证明附近环境污染系原告厂区生产导致,立案审批表证据三性均不认可。经审查,该组证据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结合全案证据,可以证明被告受理本案的客观及真实情况,本院予以确认。第二组至第四组,原告认为康芳的执法证没有出示原件;对余天银签字的两份现场检查笔录不认可,其没有获得授权;对孙军签字的现场检查笔录内容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当时现场询问人员仅有王伟一人,不符合最少两人执法的法定形式,不具有合法性;对胡正刚签字的现场笔录及以上所有笔录所附现场照片的合法性和关联性均不予认可。经审查,康芳的执法证复印件与其原件核对无误,予以确认;对于余天银签字的笔录,原告在被告2017年10月30日现场检查过程中向被告提交的证据材料的2017年10月25日出具的《授权委托书》中载明余天银为原告公司代理人接受询问调查等事宜,代理人在此过程中所产生的法律责任由公司承担,可以证明余天银具有受委托接受被告现场询问调查的职责,对其签字的两份笔录予以确认;对于胡正刚签字的笔录,经庭审调查,其系原告在现场施工的负责人之一,具有接受行政执法机关调查询问的权利和义务,对其签字的笔录予以确认;对于孙军询问的笔录,内容上有两名执法人员出示证件表明身份的过程记载,并附有孙军本人签名和确认已看过该笔录的意见,并有两名检查人和一名记录人和其他现场负责人和参加人的签字,具有合法性。原告对其质证意见亦未在庭审中提供证据加以证实,故其质证意见不能成立,对该笔录予以确认;对安康市环保局汉滨分局便函(汉区环函字[2009]02号),因其仅能证明截止2009年1月9日之前康宝公司该项目的试生产阶段的排污情况,与本案查封决定时间上无关联性,不予确认;对第二组到第四组中的其他证据,能够提供证据来源,符合证据的法定形式,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予以确认。第五组,原告认为,一是《监测报告》中被委托的监测机构没有证据证明其具有符合《环境监测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的“环境保护部门所属环境监测机构或者经省级环境保护部门认定的环境监测机构”的资质要求,其报告结果评价的效力存疑;二是该报告作出时间为2017年11月26日,在环境违法行为立案之后,违反了先取证后立案的程序;三是该报告监测时间为2017年11月24日,且其记载仅对当时采样现状负责,不能证明作出查封决定时的环境污染情况;四是被告委托他人进行环境监测时并未告知原告,剥夺了原告的知情权。经审查,针对第一点,《环境监测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是针对排污企业开展排污状况自我监测时应遵守的程序要求,并无直接规定行政机关依职权委托有关组织开展环境监测的情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二条规定:“对被告在行政程序中采纳的鉴定结论,原告或者第三人提出证据证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不予采纳:(一)鉴定人不具备鉴定资格;(二)鉴定程序严重违法;(三)鉴定结论错误、不明确或者内容不完整。”参照该解释精神,本案争议的监测报告属于鉴定类证据,原告对鉴定机构资质提出异议时应当提供有关证据加以证实,而本案原告未就其主张进一步向本院进行举证,故其该项质证观点依法不能成立。针对第二点,被告是否违反“先取证,后裁决”的行政程序基本原则,应当以被诉行政行为作出的时间作为参照对象。综合全案证据,被诉查封决定作出时间为2017年11月28日,监测报告作出时间为2017年11月26日,并不违反该原则。《环境行政处罚办法》第二十条规定:“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对涉嫌违反环境保护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违法行为,应当进行初步审查,并在7个工作日内决定是否立案。”第二十一条规定:“对需要立即查处的环境违法行为,可以先行调查取证,并在7个工作日内决定是否立案和补办立案手续。”据此,在对环境违法行为的执法程序中一般遵守“先立案,后调查取证”的工作流程,紧急情况下可以采取“先调查取证,后立案”的模式,故原告该项质证观点不能成立。针对第三点,该监测报告属于被告作出行政强制措施前组织的环境监测活动,并非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对排污企业执行查封决定时现场即时采集取样的监测结果,不违反“先取证后裁决”的原则,现有法律法规亦未对该类针对环境持续性违法行为而进行监测的时间作出明确限制,故原告该项质证观点不能成立;针对第四点,目前无法律法规定明确规定环境保护主管部门组织环境质量监测活动时须告知排污企业,因此原告的该项质证观点于法无据,亦不能成立。综合审查分析以上四个方面,被告提交的第五组证据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且符合《环境行政处罚办法》第三十五条对监测报告的形式要求,予以确认。第六组至第七组,原告对三份审批表真实性不认可,对胡正刚签字的两份送达回证不认可,其他证据无异议。经审查,综合全案证据及当事人庭审陈述,审批表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予以确认;胡正刚为原告企业股东及现场负责人,其签收有关法律文件符合《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实施查封、扣押办法》第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可以视为被告进行了送达,对该两份送达回证予以确认;查封决定书前述已经评价,不在重复认证;协议书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不予确认;该两组其他证据,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予以确认。第八组,视听资料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规定的证据形式要求,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且有其他证据相佐证,能够证明查封现场执法状况等相关案件事实,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2005年3月15日,安康市康宝建材有限责任公司成立,经营范围为:水泥、矿渣粉、粉煤灰的加工、销售。2017年10月9日,安康市妇幼保健院向安康高新区环境保护局书面反映康宝公司厂区生产对周边环境造成的污染情况。2017年10月25日,高新区环保局在对康宝公司生产现场检查时发现:1、厂区内堆放水渣露天堆放,未采取有效措施防治扬尘污染;2、包装车间装卸口未安装粉尘收集设备,存在粉尘无组织排放现象;3、生产空压机未按环评批复要求采取噪音防治设施。高新区环保局当即提出了有关整改要求,康宝公司的现场负责人余天银对此进行了签字确认。同日,高新区环保局以涉嫌违法排放污染物对康宝公司环境违法行为立案查处。2017年10月30日,高新区环保局对康宝公司法定代表人孙军进行了调查询问,向其告知了有关环境污染违法问题以及不进行治理可能产生的法律后果。孙军以该厂涉及搬迁且设备更新花费大为由,向高新区环保局陈述了企业未自行组织实施建设项目环境保护验收和未进行粉尘和噪音监测的原因,并提交了该生产项目的有关审批手续等证据材料。2017年11月1日高新区环保局向康宝公司作出了《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要求其:1、立即停止违法行为;2、对生产包装车间进行密闭,并在袋装装卸口安装粉尘收集处理设施,采取有效措施防治粉尘污染,确保大气污染物达标排放。该决定于次日向康宝公司送达。2017年11月23日、11月26日,高新区环保局对康宝公司生产现场另行组织的两次检查中发现:康宝公司仍在无任何大气污染治理措施的情况下进行生产,产生的污染物直接排入外环境,粉尘污染严重;包装车间依然未在密闭条件下作业,包装车间袋装装卸口未安装粉尘收集处理设施,存在粉尘无组织排放现象等多项环境污染问题。康宝公司的现场负责人胡正刚对该两次现场检查进行了签字确认。2017年11月26日,受高新区环保局委托,陕西阔成检测服务有限公司出具了《安康市康宝建材有限责任公司无组织颗粒物监测》的报告,结果评价为:无组织颗粒物监测结果不符合GB4915-2013《水泥工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表3大气污染物无组织排放限值。2017年11月28日,高新区环保局向康宝公司作出了安高新环查封字[2017]24号《查封(暂扣)决定书》,以该单位未按要求进行整改且继续违法生产,未按规定使用污染防治设施,生产车间粉尘直接排向外环境为由,对其水泥粉磨站生产设备(配电室门2个、配电箱开关4个)予以查封30天(2017年11月28日起至2017年12月27日)。该决定书于当日向康宝公司的法定表人孙军及该企业其他有关股东和负责人进行了现场宣读和送达,并告知其若不服可在收到之日起六十日内申请行政复议或六个月内提起行政诉讼。后康宝公司不服,遂向本院提起了行政诉讼。

另查明,2017年12月27日,高新区环保局向康宝公司作出并送达了安高新环查(扣)延字[2017]1号《查封(扣押)延期通知书》,对该案查封期限延长至2018年1月26日止。2018年1月12日,高新区环保局向康宝公司作出并送达了安高新环解查封字[2018]1号《解除查封(扣押)决定书》,决定对其解除有关查封措施。

还查明,2007年8月10日,陕西省环境保护局作出了《关于安康市康保建材有限责任公司年产60万吨水泥粉磨站环境影响报告表的批复》,称该项目在全面落实报告表和本批复提出的各项污染防治措施后,环境不利影响能够得到缓解和控制。在项目建设过程中应重点做好的工作包括:(二)各粉尘排放点必须采用高效布袋除尘器,最大限度的减少粉尘排放,同时防止跑、冒、滴、漏现象发生。对物料运输、装卸等环节加强管理,减少物质组排放对其周围环节的影响。2008年9月26日,安康市环境保护局作出了《关于安康市康保建材有限公司年产60万吨水泥粉磨站项目试生产的批复》,称同意该项目进行试生产,期限为三个月,即从2008年10月1日至2009年1月1日。在试生产期间,康宝公司要认真对各项污染防治设施进行调试、完善,同时委托有资质的环境监测部门进行建设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监测,编制验收监测报告,建立运行记录档案和各项环保制度。试生产期满要及时向省环保局申请环保设施竣工正式验收。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以下简称“环境保护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生产经营者违反法律法规规定排放污染物,造成或者可能造成严重污染的,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和其他负有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可以查封、扣押造成污染物排放的设施、设备。”《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以下简称“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三十条规定:“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生产经营者违反法律法规规定排放大气污染物,造成或者可能造成严重大气污染,或者有关证据可能灭失或者被隐匿的,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和其他负有大气环境保护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可以对有关设施、设备、物品采取查封、扣押等行政强制措施。”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本案被告高新区环保局作为其辖区内的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在其行政区域内具有对有关违法排放污染物的行为采取查封、扣押等行政强制措施的职权。结合庭审查明的事实,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告高新区环保局于2017年11月28日对原告康保公司作出的查封决定是否合法。

一是事实认定方面。《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第一款规定:“违反本条例规定,需要配套建设的环境保护设施未建成、未经验收或者验收不合格,建设项目即投入生产或者使用,或者在环境保护设施验收中弄虚作假的,由县级以上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处2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罚款;逾期不改正的,处100万元以上200万元以下的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处5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造成重大环境污染或者生态破坏的,责令停止生产或者使用,或者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责令关闭。”据此,企业生产项目依法投入生产须经过有关单位进行验收合格且须建成配套的环境保护设施。本案中,无证据显示原告涉案生产项目的配套环境保护设施已建成并通过最终竣工验收,故其项目投入正式生产所导致的对周边环境的污染问题没有合法性依据。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在被告高新区环保局现场检查发现企业生产所带来的环境违法问题依法向原告有关负责人进行了告知并要求整改的情况下,原告仍不采取有效措施进行整改防治,继续进行项目生产。因此,被告在查封决定中认定原告企业继续违法生产,生产包装车间未密封、装卸口未安装粉尘收集处理设施,未按规定使用污染防治设施,生产车间粉尘直接排向外环境的事实清楚,主要证据充分,并无不当。

二是适用法律层面。除前述《环境保护法》第二十五条及《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三十条规定外,《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实施查封、扣押办法》第四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排污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环境保护主管部门依法实施查封、扣押:(四)通过暗管、渗井、渗坑、灌注或者篡改、伪造监测数据,或者不正常运行防治污染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违反法律法规规定排放污染物的。”本案中,原告康宝公司的水泥粉磨站虽然通过了环境立项审批并准许投入试运行,但相关的配套环境保护设施并未一并建成完善和正常投入使用,致使项目生产所导致得对周边大气环境的污染问题无法得到有效解决。故被告依据以上法律法规及部门规章的规定,对原告企业实施查封,适用法律证据,亦无不当。

三是行政执法程序方面。《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实施查封、扣押办法》第九条规定:“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实施查封、扣押前,应当做好调查取证工作。查封、扣押的证据包括现场检查笔录、调查询问笔录、环境监测报告、视听资料、证人证言和其他证明材料。”第十条规定:“需要实施查封、扣押的,应当书面报经环境保护主管部门负责人批准;案情重大或者社会影响较大的,应当经环境保护主管部门案件审查委员会集体审议决定。”第十二条规定:“实施查封、扣押应当符合下列要求:(一)由两名以上具有行政执法资格的环境行政执法人员实施,并出示执法身份证件;(二)通知排污者的负责人或者受委托人到场,当场告知实施查封、扣押的依据以及依法享有的权利、救济途径,并听取其陈述和申辩;(三)制作现场笔录,必要时可以进行现场拍摄。现场笔录的内容应当包括查封、扣押实施的起止时间和地点等;(四)当场清点并制作查封、扣押设施、设备清单,由排污者和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分别收执。委托第三人保管的,应同时交第三人收执。执法人员可以对上述过程进行现场拍摄;(五)现场笔录和查封、扣押设施、设备清单由排污者和执法人员签名或者盖章;(六)张贴封条或者采取其他方式,明示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已实施查封、扣押。”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本案中,被告高新区环保局作出的安高新环查封字[2017]24号《查封(暂扣)决定书》由两名以上具有执法资格的人员所实施;作出查封决定前依法进行充分的调查取证,履行了书面审批程序,在实施查封时亦对原告法定代表人和相关委托负责人当场进行了权利义务告知,保障了被查封企业的陈述申辩权;在查封设备时依法张贴封条并在原告见证下予以签字确认。查封过程主要程序并无不当。但需要指出的是,本案中,无证据证明被告在采取查封措施时,依法制作了查封现场笔录,亦未交与原告进行签字确认,因此不能够完整反映和记录整个查封过程的全貌。被告高新区环保局对此辩解称有前期现场检查(勘察)笔录和拍摄的视听资料佐证,不需要再行制作现场笔录。这实质上是混淆了调查取证程序和查封现场执法程序的概念,根据以上法律规定的文义精神,查封时依法制作的现场笔录,是着重于对行政机关采取行政强制措施时对整个执法过程和案件处理结果的全面记录,旨在防止事后取证困难及行政相对人翻供所带来的执法风险,是查封程序中特有的不可替代的证据形式。故被告辩解理由不能成立,原告关于被告查封原告生产设备时未制作现场笔录属于程序违法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但需要再行明确的是,该程序违法问题不违反行政程序正当性原则,亦未对原告的重要性程序权力造成实际损害,即对原告实体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应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六条规定的“行政行为程序轻微违法”的情形,本院对此予以明确。

综上所述,被告高新区环保局作出的安高新环查封字[2017]24号《查封(暂扣)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主要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但程序轻微违法,依法应予确认违法,但不予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被告安康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环境保护局于2017年11月28日作出的安高新环查封字[2017]24号《查封(暂扣)决定书》违法。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安康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环境保护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西安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审 判 长  李晶晶

审 判 员  张 杰

代理审判员  李 璇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八日

书 记 员  李萍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