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
咨询电话:13138191939

企业以签收人非其工作人员为由不认可收到法律文书是否成立?

 二维码 124

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书

(2019)湘02行终6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株洲市金马机械化定点屠宰有限公司,住所地株洲市天元区王家坪。

法定代表人李朝阳,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易泉生,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株洲市生态环境局,住所地株洲市天元区渌江路137号。

法定代表人彭小中,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大非,湖南一星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上诉人株洲市金马机械化定点屠宰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株洲市生态环境局环境保护行政管理一案,不服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法院(2018)湘0211行初134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9年2月2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被告株洲市环境保护局于2016年11月9日对原告株洲市金马机械化定点屠宰有限公司进行现场监察,通过提取原告排放的水样进行分析检测,已得出检测结论,原告存在超标排污事实。被告于2016年11月22日对原告下达了株环停预字[2016]T-2号《责令停产整治事先告知书》,并于2016年11月23日送达原告。原告获悉《责令停产整治事先告知书》内容后于2016年11月25日向被告申请听证,被告于2016年12月9日组织原告召开关于株洲市金马机械化定点屠宰有限公司废水超标排放问题听证会。2016年12月30日被告对原告作出了株环停字[2016]T-2号《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并于2017年1月9日送达原告。原告不服,起诉请求撤销该决定书。

原审认为,被告于2016年11月22日对原告下达株环停预字[2016]T-2号《责令停产整治事先告知书》,并于11月23日送达给原告,原告的工作人员魏武在送达回证上签字签收。2016年11月25日,原告在法定期限内向被告提出了听证申请,证明原告对魏武签收文书的行为予以认可且未提出异议,故魏武的签收行为应视为原告单位的行为。2017年1月6日,原告与诸城市宏利圣得环境科技有限公司签订的《工业品加工承揽合同》中,甲方原告加盖公章并由魏武签字。2017年9月10日,原告向被告出具一份《紧急报告》,加盖公章并由魏武签字。以上事实均可证明魏武系原告单位的工作人员,且担任一定的工作职务,其签收相关文书、签订相关合同可视为单位的行为,对外产生相应的法律效力。综上,魏武的签收行为可视为单位的签收行为,被告于2017年1月9日向原告送达株环停字[2016]T-2号《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该文书由魏武签收应视为原告单位签收。而原告于2017年1月9日即收到《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却迟至2018年8月23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根据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本案原告的起诉显然已超过了法定起诉期限,且无不可抗力或其他不属于其自身的原因而耽误起诉的期限的情形。故原告的起诉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应予驳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一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诉讼费50元,不予收取。

原告不服,上诉称:1、上诉人上诉期限内及时行使了诉讼权利,并未超过诉讼时效。被上诉人于2016年1月23日将对上诉人作出的株环停预字[2016]T-2号《责令停产整治事先告知书》送给魏武,魏武及时通知了上诉人的法定代表人李朝阳,上诉人追认了魏武的签收行为。2016年11月25日上诉人委托律师申请了听证。2017年1月9日被上诉人向魏武又送达了《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但魏武没有告知上诉人及法定代表人李朝阳。直至上诉人法定代表人李朝阳从外地回株洲后才知道被上诉人作出了上述《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但知道的具体时间是2018年7月底。上诉人于2018年8月23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没有超过诉讼时效。2、原审法院认定该决定书由魏武签收视为单位的签收,是错误的。魏武签收《责令停产整治事先告知书》是经上诉人进行了追认的,但没有认可魏武签收《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的行为。此前,上诉人法定代表人李朝阳多次告知被上诉人从未授权魏武代表公司行使任何权利和履行任何义务,提出过不要向魏武送达任何文书。一审法院以魏武在听证前签收过有关文书,推定其为公司工作人员,其签收行为即为公司行为,剥夺了上诉人复议和司法救济的权利,是违反法律规定的。3、原审法院认定魏武是上诉人单位工作人员是错误的。魏武不是上诉人单位工作人员,原审法院认为魏武签收了《责令停产整治事先告知书》、《紧急报告》,2017年1月6日又与某公司签订了《工业品加工承揽合同》,错误的认定魏武是上诉人的工作人员,是缺乏法律依据的。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三十二条规定,魏武作为作为上诉人单位工作人员,应当具备以下几个条件证明:一是与用人单位签订的劳动合同;二是缴纳社会保险记录凭证;三是单位发放的工资表上领取工资凭证;四是其他能够证明其为上诉人工作人员身份的证据。4、原审法院理解和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于2018年7月底知道后,立即于2018年8月23日起诉,恰恰在知道后的六个月法定期限内起诉。被上诉人未及时送达和告知上诉人救济时间,耽误了上诉人的起诉期限,不是上诉人怠于诉讼,非自身原因耽误的。因此,为充分保障上诉人的诉讼利益,维护法律的权威,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裁定,由被上诉人承担一、二审诉讼费。

被上诉人辩称:魏武是上诉人单位的主要负责人。理由如下:1、上诉人一审提交的录音是魏武代表上诉人与答辩人谈话时制作的,上诉人也认可。2、被上诉人对上诉人作出责令停产整顿期间,2017年5月15日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提交了《完成整改任务恢复生产依法备案报告》,上诉人向被上诉人出具一份《紧急报告》,加盖公章并由魏武签字。3、魏武代表上诉人与案外人诸城市宏利圣得环境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工业品加工承担合同》。4、《完成整改任务恢复生产依法备案报告》已经将处罚决定内容写了上去,足以证明上诉人于2017年5月就应该知道涉案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

本院经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查明以下事实:

被上诉人株洲市环境保护局认为上诉人株洲市金马机械化定点屠宰有限公司存在超标排污事实,于2016年11月22日对上诉人作出株环停预字[2016]T-2号《责令停产整治事先告知书》,并于2016年11月23日送达魏武。上诉人于2016年11月25日向被上诉人申请听证,被上诉人于2016年12月9日组织了听证。2016年12月30日,被上诉人对上诉人作出株环停字[2016]T-2号《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在该决定书中告知了起诉期限和申请复议期限。2017年1月9日,被上诉人将该决定书送达魏武。上诉人不服,于2018年8月23日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撤销该决定书。

另查明,2016年10月7日,魏武代表上诉人到株洲市畜牧局参加签订补偿“协议书”商谈。2016年10月25日,魏武代表上诉人到株洲市环境保护局参加签订补偿“合作协议书”商谈。2017年1月6日,上诉人与诸城市宏利圣得环境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工业品加工承揽合同》,甲方上诉人加盖公章并由魏武签字。2017年5月15日,上诉人向被上诉人递交盖有上诉人公章的《完成整改任务恢复生产依法备案报告》,株环停字[2016]T-2号《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作为该报告附件一,该报告也摘记了该决定书相关内容。2017年9月10日,上诉人向被上诉人递交“屠宰场被占,请求政府解决”的盖有上诉人公章的《紧急报告》,魏武在该报告上签字。

还查明,株洲市环境保护局的机构名称已变更为株洲市生态环境局。

上述事实有株环停预字[2016]T-2号《责令停产整治事先告知书》及送达回证、《听证申请书》、《听证笔录》、株环停字[2016]T-2号《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及送达回证、《紧急报告》、《工业品加工承揽合同》、《完成整改任务恢复生产依法备案报告》、株洲市畜牧局董艳德副局长录音摘要、株洲市环保局召集金马屠宰场和湘峰屠宰场要求签订“合作协议书”的录音摘要、行政起诉状、上诉状、一审庭审笔录、二审谈话笔录等证实。

本院认为,从上诉人递交的《完成整改任务恢复生产依法备案报告》看出,上诉人在2017年5月15日已经收到株环停字[2016]T-2号《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并知悉其内容,但上诉人在2018年8月23日才起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一年”的规定,上诉人的起诉不仅超过了六个月的起诉期限,也超过了一年的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二)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情形的”的规定,依法应驳回上诉人的起诉。需要指出的是,上诉人在二审中申请鉴定《完成整改任务恢复生产依法备案报告》上编号为430200000000472印章的真伪,但其申请鉴定时提供的印章编号为4302010302440,两个印章编号不一致。同时,《完成整改任务恢复生产依法备案报告》上的印章与上诉人的起诉状、上诉人向被上诉人于2016年11月25日提交的听证申请书上的印章一致,都是编号430200000000472。因此,上诉人申请鉴定,既无鉴定的必要,也起不到否定编号为430200000000472印章有效性的证明作用。综上,对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裁定结果正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案不收取案件受理费。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蔡 怡

审 判 员  彭 华

审 判 员  梁小平

二〇一九年四月二日

法官助理  苏新柱

书 记 员  匡惠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