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
咨询电话:13138191939

行政机关认为当事人在线监控数据超标的行政处罚决定,被人民法院以该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当事人违法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为由撤销

 二维码 201

四川省江油市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7)川0781行初13号

原告四川国大水泥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江油市含增镇界池村。

法定代表人张子斌,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陈奎,四川法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马军,四川真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江油市环境保护局,住所地四川省江油市新华路305号。

法定代表人杨文,局长。

出庭负责人甘勇,该局总工程师。

委托代理人陈茂林,四川太白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军,该局工作人员。

被告江油市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柳江,市长。

出庭负责人陈定伦,江油市人民政府法制办主任。

委托代理人何开强,四川太白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四川国大水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大公司”)不服被告江油市环境保护局(以下简称“江油市环保局”)、江油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江油市政府”)环境保护行政处罚一案,于2017年4月26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周晓龙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梁玉玲、人民陪审员尚福廷组成合议庭。在法定期限内,依法向二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通知书、开庭传票。2017年5月23日,本院在第一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国大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奎、马军,被告江油市环保局的出庭负责人甘勇及委托代理人陈茂林、陈军,被告江油市政府的出庭负责人陈定伦及委托代理人何开强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诉行政行为:2016年9月2日、9月18日,被告江油市环保局先后接到绵阳市环境监察支队、四川省环境监察总队送达的《环境监察通知书》,获悉四川省国控重点污染源监控平台检测到国大公司在2016年8月26日、8月27日二氧化硫排放浓度超标。被告江油市环保局于2016年9月9日对国大公司立案调查,确认国大公司存在二氧化硫超标排放的违法事实,同年11月18日,江油市环保局作出川环法江油罚字〔2016〕21号行政处罚决定,责令国大公司改正其违法行为,并处罚款三十万元人民币。国大公司不服,在法定期限内向被告江油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2017年4月7日,江油市政府作出江府复决字〔2017〕1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江油市环保局作出的川环法江油罚字〔2016〕21号行政处罚决定。

原告诉称:2016年8月26日、27日,四川省国控重点污染源监控平台数据显示,原告污染物日均值排放超标。通知书的附件告知污染物为二氧化硫,日均值超标的时间为2016年8月26日、8月27日两日,超标值为203.35mg/m3、210.46mg/m3,国家排放标准为200mg/m3。为此,江油市环保局调查收集了现场检查记录、询问笔录、当事人陈述、延期排放连续监测小时平均值日报表、石灰石分析结果通知单、燃煤分析结果通知单等证据,于2016年11月18日作出了川环法江油罚字〔2016〕21号行政处罚决定。原告认为江油市环保局据以作出该行政行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遂于2017年1月4日向江油市政府提交了行政复议申请。被告江油市政府于2017年4月7日下达了江府复决字〔2017〕1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江油市环保局作出的川环法江油罚字〔2016〕21号行政处罚决定。对于该行政复议决定,原告认为:

一、被告作出的行政行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没有经过有效性认定的监测数据不代表原告存在违法排放事实,作出行政处罚关键核心证据缺少,认定违法的事实不清。被告江油市环保局立案和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因是四川省监控平台显示的“203.35mg/m3”和“210.46mg/m3”两个在线监测数据。根据《环境行政处罚办法》第三十六条“在线监测数据可为证据,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可以利用在线监控或者其他技术监控手段收集违法行为证据。经环境认定的有效性数据,可以作为认定违法事实的证据”的规定,依据在线监测数据作出行政处罚前必须经过数据有效性认定的关键程序。

关于数据有效性的问题,《国家重点监控企业污染源自动监测数据有效性审核办法》明确规定了设备在正常运行状态下所提供的监测数据才能视其为有效性数据,设备正常运行是认定数据有效的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江油市环保局从立案调查到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整个过程中,没有针对自动监控设施运行状况是否正常进行核查、调查。在行政处罚决定前的申辩中,原告反映了设备运行不正常的现象及其原因的自行推测,江油市环保局仍没有作出补充核查,而是直接不予采纳。没有经过有效性认定的监测数据不代表企业存在超标排放的事实,不能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二、行政复议决定认定不合法

1、被告江油市政府对“设备是否正常运行”这一关键核心问题不仅未予调查,而且直接采纳了江油市环保局“被申请人在2016年8月期间,未收到申请人及上级环境监测站有关申请人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发生故障的通知、报告,且申请人未向被申请人提供8月26日、8月27日CEMS跨度漂移监测记录”的答辩理由,以主观推测方式认定设备运行正常,原告的申辩理由和论证报告结论不成立,该认定不合法。

2、江油市环保局在行政处罚决定前并未收集2016年第二、三季度在线监控设备考核表这份证据,而是在作出该行政处罚后收集并向复议机关江油市政府提交该份证据,属于行政处罚后收集的证据,不应当作为本次处罚的依据。

三、行政处罚决定所依据的证据不是本案的主要核心证据,证据与拟证事实之间没有必然的关联性

江油市环保局调查提取的证据主要为现场询问笔录、当事人陈述、工厂自行检测的石灰石分析结果通知单、燃煤分析结果通知单以及原材料配料单,其主体内容均是原材料石灰石SO3和燃煤的硫含量偏高导致烟气二氧化硫超标排放的原因说明。事实上,原告通过咨询行业知名高校西南科技大学专家,查阅科学文献中了解到,水泥工厂烟气中的二氧化硫浓度主要与原材料中硫化物、有机硫、低价态硫的含量有关,与石灰石等原材料的SO3和燃煤的硫含量并没有直接、必然的关联关系。

行政复议决定认定原告存在违法超标排污的违法事实不能成立。

四、原告并不存在违法排污的行为

在发现设备运行数据反常的现象之后,本着科学、客观的原则,原告一直在努力查找事发原因,并委托了重庆绿满佳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对烟气SO2的排放数据与在线监测设备的运行状态进行排查分析。受托专家在排查第三方运维单位的《CEMS校准、校验记录表》中发现事发期间CMES系统的O2项目仪表出现超出标准范围的跨度漂移,检测的O2含量属于失控数据,由其参与计算而得的SO2等系列监测数据均为设备在非正常运行状态下显示的失控数据,不符合“有效数据”要求,并出具了《论证报告》(详见附件)。因此,被告认定原告污染物排放超标的无事实依据。

专家结论同时指出:“按照国家环保行业标准HJ/75-2007规定,将失控数据修约后带入重新计算后,得出排放污染物SO2值均在国家要求排放标准200mg/m3以下,排放达标的结论”,进一步指出了事发期间,原告排放污染物的数据符合国家排放标准要求,完全属于达标排放。

综上,江油市环保局作出的行政行为事实不清,缺少关键程序和核心证据。江油市环保局在行政复议中再行收集证据的行为明显违反程序法。被告江油市政府据此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证据不足。为此,诉请贵院依法判决撤销被告江油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江府复决字〔2017〕1号行政复议决定;撤销被告江油市环保局作出的川环法江油罚字〔2016〕21号行政处罚决定;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并当庭出示了以下证据:

第一组证据:

1、原告营业执照、公司负责人身份证明。

2、川环法江油罚字〔2016〕2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3、江府复决字〔2017〕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拟证明:原、被告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

第二组证据:

1、绵环监发(2016)19号通知书。

2、川环监督(2016)127号通知书。

3、《立案登记审批表》。

4、《调查终结报告》。

5、《法制审查审批书》。

6、《案审委员会审议记录》。

7、《环境行政处罚告知书》。

8、《环境行政案件处罚决定审批表》。

9、川环法江油罚字〔2016〕2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10、证据调取记录。

11、《行政复议申请书》。

12、《行政复议答辩书》。

拟证明:1、行政处罚决定对其所依据的证据进行了明确罗列,没有证据证明在线监测数据的有效性;2、江油市环保局在行政处罚过程中查、处没有进行分离,调查人员参与了处罚,程序不合法。

第三组证据:

1、现场检查记录。

2、调查询问笔录。

3、烟气排放连续监测小时平均值日报表。

4、临时故障停复产报告。

5、关于8月26、27日二氧化硫排放值异常的说明。

6、关于8月26、27日二氧化硫排放值超标的报告。

7、10月8日的现场检查记录。

8、石灰石《分析结果通知单》。

9、燃料工业分析、化学分析结果通知单。

10、脱销控制系统运行记录。

11、水泥熟料生产线配料计算。

12、原告《关于8月26、27日二氧化硫超标的再次情况说明》。

拟证明:1、江油市环保局所收集的证据均是原告初步认定超标排放的原因,不是科学结论,不应作为行政处罚的依据;2、证据无法证明原告违法排污的事实;3、江油市环保局未提供认定在线监测数据为有效数据的相关证据。4、原告在发现数据异常后,及时向绵阳市环保局电话和书面报告。

第四组证据:

1、西南科技大学齐砚勇教授的复函。

2、科技文献资料。

3、国大公司与宝英公司的运营合同。

4、宝英公司的运营资质证书。

5、名称变更登记通知书。

6、2016年8月31日烟气在线监测设备校准、校验记录表。

7、宝英公司售后服务单。

8、国大询宝英公司的函。

9、宝英公司意见的回复函。

10、《论证报告》。

11、重庆绿满春公司的营业执照。

12、证人出庭所作证言。

拟证明:原告初步分析是原材料造成的排污超标成因缺乏科学性,在线数据监测显示超标是由于特性造成的,应当进行修约,原告不存在超标排污的事实。

被告江油市环保局辩称:我局对原告作出的川环法江油罚字〔2016〕21号行政处罚决定合法。主要理由如下:

一、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

1、原告安装的污染源自动监测设备运行正常。

根据《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现场监督检查办法》第八条第二款、《国家监控企业污染源自动监测数据有效性审核办法》第九条的规定,在2016年8月期间,被告并未收到原告及上级环境监测站和上级环保行政主管机关相关国大公司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发生故障的报告、通知,也未收到国大公司的手工监测数据,足以证实国大公司安装的污染源自动监测设备一直运行正常。

2、原告污染源自动监测设备上传至四川省国控重点污染源监控平台的监测数据是有效数据,是行政处罚的法定依据。

根据《国家监控企业污染源自动监测数据有效性审核办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十二条的规定,原告安装的污染源在线监控设施自验收合格投入使用以来,运行正常,且2016年第二、三季度绵阳市环境保护局对原告污染源自动监测设备定期进行的日常监督考核均属合格,足以证实在线监控系统采集的数据真实、合法、有效;同时,根据《国家监控企业污染源自动监测数据有效性审核办法》第四条“有效的国控企业污染源自动监测数据是国控企业计算主要污染物排放数量和确定达标排放的依据,是环境保护主管部门总量考核、监督执法、排污申报核定等工作的基础”的规定,国控企业污染源自动监测系统获取的数据是行政处罚的法定依据。

二、行政处罚主体适格、程序合法

我局是法定的环境保护行政执法机关,承办本案的工作人员均具有行政执法资格,执法主体合法。我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证据资料均是在作出行政处罚前获取,不存在事后补充证据的情形,执法程序符合法律规定。

三、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

原告在2016年8月26日多个时段超标排放二氧化硫,8月27日排放日均值超标,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十八条的规定,我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九十九条第二项对原告的违法超标排污行为作出罚款30万元的处罚,适用法律正确,处罚幅度适当。

综上所述,我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法律适用正确,处罚适当,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江油市环保局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并当庭出示了以下证据:

一、法律依据

1、《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

2、《主要污染物总量减排监测办法》。

3、《污染物自动监控管理办法》。

4、《污染物自动监控设施运行管理办法》。

5、《国家重点监控企业污染物自动监测数据有效性审核办法》。

6、《国家重点监控企业污染物自动监测设备监督考核规程》。

7、《污染物自动监控设施现场监督检查办法》。

拟证明:江油市环保局具有查处本辖区内环境违法行为的行政职权,以及作出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

二、程序证据

1、绵环监发〔2016〕19号《绵阳市环境监察执法支队环境监察通知书》。

2、川环监督〔2016〕127号《四川省环境监察执法总队环境监察通知书》。

3、川环法江油立字〔2016〕21号《立案登记审批书》。

4、川环法江油人字〔2016〕21号《办案人员变动审批表》及执法资格证书。

5、川环法江油立字〔2016〕21号《立案决定书》及送达回证。

6、川环法江油行调终字〔2016〕21号《调查终结报告》。

7、川环法江油案审字〔2016〕21号《法制审查审批书》。

8、江环案审记字〔2016〕21号《案审委员会审议记录》。

9、川环法江油罚告字〔2016〕21号《环境行政处罚告知书》。

10、川环法江油听告字〔2016〕21号《环境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及送达回证。

11、川环法江油罚审字〔2016〕21号《环境行政案件处罚决定审批书》。

12、川环法江油罚字〔2016〕21号《环境行政处罚决定书》和送达回证。

13、川环法江油延审字〔2016〕02号《环境行政案件延期缴纳罚款审批书》。

14、川环法江油延字〔2016〕02号《环境行政案件同意延期缴纳罚款通知书》及送达回证。

拟证明:被告环境保护行政执法程序合法。

三、事实证据

1、2016年9月6日现场检查记录。

2、2016年9月6日调查询问笔录。

3、原告的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授权书。

4、2016年8月27日《烟气排放连续监测小时平均值日报表》。

5、2016年8月28日《临时故障停复产报告》。

6、2016年8月28日《关于8月26、27日二氧化硫排放值异常的说明》。

7、2016年8月31日《关于我公司8月26-28日二氧化硫超标的报告》。

8、2016年10月8日《现场检查记录》。

9、2016年10月8日《调查询问笔录》及照片。

10、从原告处提取的石灰石《分析结果通知单》1份,《燃料工业分析、化学分析结果通知单》4份,2016年10月7、8日《脱硝控制系统运行记录》,《水泥熟料生产线配料计算(四组分配料)》。

11、2016年8月28日《关于我公司8月26、27日二氧化硫超标的再次情况说明》。

拟证明:原告确认其超标排污的事实。

12、2016年9月13日的《在线监控数据调取记录》。

13、从绵阳市环境保护局调取了原告2016年8月1日、26日、27日三日的《废气排放连续监测日平均值月报表》3份和二氧化硫浓度曲线图。

14、2016年10月24日的《证据调取记录》。

15、原告2016年第2、3季度的《国家重点监控企业污染源自动监测设备监督考核表》2份。

拟证明:原告的污染源自动监测设备上传数据是有效数据,应作为行政处罚的依据。

16、四川国大水泥有限公司的《陈述申辩书》。

17、2016年9月2日《石灰石、硫酸渣、页岩检测报告》。

18、绵阳旗诺新材料开发有限公司2016年9月出具的《原料分析报告》。

19、四川宝英环境技术有限公司2016年10月13日的《售后服务单》。

20、江油国大发〔2016〕20号《四川国大水泥有限公司关于对8月26日二氧化硫异常数据原因分析报告》。

21、行政处罚当事人陈述申辩笔录和签到册。

拟证明:原告否认超标排污行为。

22、川环法江油责停字〔2016〕21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及送达回证。

23、江环〔2016〕88号《江油市环境保护局关于四川国大水泥有限公司在线监控系统二氧化硫数据超标案件有关问题的请示》。

24、川环法江油罚字〔2016〕21号《环境行政处罚决定书》。

拟证明:被告对该案的具体处理。

25、四川国大水泥有限公司《关于延期缴纳罚款的报告》。

26、四川国大水泥有限公司《关于申请再次延迟缴纳罚款的报告》。

27、《提出答复通知书》。

28、国大公司提交的《水泥工业硫排放原因和治理措施》论文和《关于四川国大水泥有限公司污染源烟气连续监测SO2数据的论证报告》。

29、江府复决字〔2017〕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30、证人当庭所作证言。

拟证明:江油市政府依法维持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

被告江油市人民政府辩称:

一、原告违法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

对原告在2016年8月26日、27日二氧化硫排放浓度超标的违法事实,江油市环保局提供了《环境执法现场检查记录》、调查询问笔录、《烟气排放连续监测小时平均值日报表》、《监控数据调取记录》、《废气排放连续监测日平均值月报表》、《废气排放连续监测小时平均值日报表》、《国大水泥8月26日、27日二氧化硫浓度曲线图》、《国大水泥关于8月26日、27日二氧化硫超标的再次情况说明》、《国大水泥关于8月26日、27日二氧化硫排放值异常的说明》、《国大水泥关于8月26日、28日二氧化硫超标的报告》、《分析结果通知单》、《燃料工业分析、化学分析结果通知单》、《国家重点监控企业污染源自动检测设备监督考核表》等证据予以证实,证据确凿。

二、原告否认违法排污事实的理由不成立

根据《国家监控企业污染源自动监测数据有效性审核办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第十二条,以及《污染源自动监控设置现场监督检查办法》第八条第二款的规定,若监控设备异常,原告应该在十二小时内提出,但在2016年8月期间,江油市环保局未收到原告及上级环境监测站和上级机关关于原告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发生故障的通知、报告及手工监测数据。在2016年2、3季度绵阳市环保局对原告污染源自动监测设备定期进行监督考核合格。原告未举证证明监测设备异常,设备在正常运行状态下所提供的实时监测数据即为通过有效性审核。

三、江油市环保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处罚适当

江油市环保局接到绵阳市环境监察执法支队《环境监察通知书》后,于2016年9月9日决定立案调查,当日,向原告送达了立案决定书。江油市环保局经过调查取证,并经法制机构和案审委员会审查,于2016年10月17日向国大公司送达《环境行政处罚告知书》和《环境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听取了原告的陈述和申辩。2016年11月18日,江油市环保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九十九条第(二)项的规定,对原告作出罚款30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并将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国大水泥有限公司。因此,江油市环保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处罚幅度适当。

四、被告作出的江府复决字〔2017〕1号行政复议决定的程序合法,法律法规正确

被告受理原告复议申请后,分别向原告和江油市环保局送达了受理通知和提出答复通知,因案情复杂,依法办理延期手续并告知双方当事人。2017年4月7日,被告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一)项“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的,决定维持”之规定,作出江府复决字〔2017〕1号行政复议决定,并向原告和江油市环保局送达了行政复议决定书。因此,被告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

综上所述,被告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江油市政府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并当庭出示了以下证据:

一、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

拟证明:江油市人民政府有权处理行政相对人对本级工作部门的行政行为不服提出的行政复议案件。

二、事实证据:

证据内容与江油市环保局提交的事实证据一致。

拟证明:原告于2016年8月26日、27日超标排放二氧化硫的事实成立,江油市环保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处罚适当。

三、程序证据:

1、行政复议申请书。

2、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江府复受字〔2017〕1号)。

3、送达回证(江府复受字〔2017〕1号)。

4、提出答复通知书(江府复受字〔2017〕1号)。

5、送达回证(江府复受字〔2017〕1号)。

6、行政复议答辩书。

7、决定延期通知书(江府复延字〔2017〕1号)。

8、江油市环保局送达回证(江府复延字〔2017〕1号)。

9、国大水泥送达回证(江府复延字〔2017〕1号)。

10、行政复议决定书(江府复决字〔2017〕1号)。

11、江油市环保局送达回证(江府复决字〔2017〕1号)。

12、国大水泥送达回证(江府复决字〔2017〕1号)。

拟证明:江油市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的程序合法。

经当庭质证,本院对以下证据做如下确认:

原告所举第一组证据被告不持异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所举第二、三组证据具备证据的关联性、合法性、真实性,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所举第四组证据中第1、2项证据系复印件,不具备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本院不予采信;第3-11项证据,不能证明原告在2016年8月26日、27日超标排放二氧化硫系自动监测设备故障所致,本院不予采信;第12项证人证言,因证人系与原告有业务往来的公司员工,未取得相关的专业技术职称,不具备专家证人的资格,本院不予采信。

被告江油市环保局所举第一组法律依据,是我国现行有效的法律、法规、行政规章,适用于本案,本院予以确认。被告江油市环保局所举第二组程序证据具备证据的关联性、合法性、真实性,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江油市环保局所举第三组事实证据中第1-24项证据具备证据的关联性、合法性、真实性,本院予以采信;第25、26项证据是原告在起诉期限届满前向江油市环保局提交的延期缴纳罚款的报告,不能作为证明行政处罚行为合法的证据使用,本院不予采信;第28项证据不具备证据的合法性,本院不予采信;第27、29项证据是行政复议程序中的证据,不能作为证明行政处罚行为合法的证据使用,本院不予采信;第30项证人证言,因证人未取得相关的专业技术职称,不具备专家证人的资格,本院不予采信。

被告江油市政府所举第一组法律依据,是我国现行有效的法律,且适用于本案,本院予以确认。被告江油市政府所举第二组事实证据与江油市环保局所举事实证据一致,本院已作认证,不再作重复认证。被告江油市政府所举第三组程序证据,具备证据的关联性、合法性、真实性,能够证明被告行政复议程序合法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6年9月2日,被告江油市环保局接到绵阳市环境监察执法支队送达的《环境监察通知书》,获悉原告国大公司在2016年8月26日多个时段二氧化硫排放超标,8月27日排放日均值超标。2016年9月9日,被告江油市环保局决定立案调查,并向原告国大公司送达立案决定书和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2016年9月18日,四川省环境监察执法总队向绵阳市环境监察执法支队发送《环境监察通知书》,通知称,四川省国控重点污染源监控平台数据显示,国大公司污染物日均值排放超标,责成绵阳市环境监察执法支队依法查处。随通知的附件《绵阳市2016年8月超标排放废气国家重点监控企业明细表》载明:国大公司窑尾排放口二氧化硫2016年8月26日超标数据为203.35mg/m3,国大公司窑尾排放口二氧化硫2016年8月27日超标数据为210.46mg/m3,国家排放标准为200mg/m3。被告江油市环保局经过调查取证,认定原告国大公司存在二氧化硫超标排放的违法事实,于2016年10月9日调查终结。经案审委员会集体讨决定,被告江油市环保局于2016年10月17日向国大公司送达《环境行政处罚告知书》和《环境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告知国大公司拟对其在线监控系统二氧化硫数据超标行为作出罚款30万元的行政处罚,要求国大公司在收到通知书三日内陈述申辩或申请听证。2016年10月18日、10月20日,国大公司先后向江油市环保局递交《关于对8月26日、27日二氧化硫数据异常原因分析报告》和陈述申辩书。2016年10月24日,被告江油市环保局听取了国大公司的陈述申辩,并制作了笔录。2016年11月18日,被告江油市环保局依据现场检查记录、询问笔录、当事人陈述、烟气排放连续监测小时平均值日报表、石灰石分析结果通知单、结果通知单等证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九十九条第(二)项的规定,作出川环法江油罚字〔2016〕21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国大公司8月26日和27日二氧化硫排放浓度超过国家规定排放标准,责令国大公司改正违法行为,罚款30万元。因国大公司工作人员拒绝签收行政处罚决定书,被告江油市环保局向国大公司留置送达。

原告国大公司不服处罚决定,于2017年1月4日向被告江油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江油市政府受理后,分别于2017年1月12日、13日向国大公司和江油市环保局送达了受理通知书和提出答复通知书。江油市政府以案情复杂为由,决定将复议期限延长至2017年4月10日,并书面通知相关当事人。江油市政府经书面审查认定,国大公司超标排污的违法事实成立,申辩理由和论证报告结论不成立;江油市环保局所作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2017年4月7日,江油市政府作出江府复决字〔2017〕1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江油市环保局所作川环法江油罚字〔2016〕21号行政处罚决定。2017年4月10日、11日,江油市政府分别向江油市环保局、国大公司送达行政复议决定书。2017年4月26日,原告国大公司向本院提起诉讼。

本院认为:根据法律授权,江油市环保局具有查处本辖区内环境违法行为的法定职权,行政相对人对其所作行政处罚决定不服提起诉讼时,该局是本案适格的被告。根据行政复议法的授权,江油市政府有权受理国大公司对江油市环保局所作行政处罚决定提出的申请行政复议,并作出行政复议决定。行政相对人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提起诉讼时,江油市政府是本案适格的被告。国大公司是行政处罚决定和行政复议决定的相对人,有权提起行政诉讼,是本案适格的原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规定,当事人确有应受行政处罚的违法行为的,根据情节轻重及具体情况,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违法事实不能成立的,不得给予行政处罚。行政处罚决定书应当载明当事人的姓名或者名称、地址,违反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事实和证据等内容。被告江油市环保局作出的川环法江油罚字〔2016〕2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认定原告国大公司超标排放二氧化硫违法事实的表述为:“经查,你单位8月26日和27日二氧化硫排放浓度超过国家规定排放标准。”上述内容既未载明国大公司超标排放二氧化硫的行为发生在2016年,也未载明排放二氧化硫的浓度,以及国家规定的排放标准,本院无法判断罚款数额是否适当,属于认定事实不清。被告江油市环保局在处罚决定书中对认定该事实的依据采取罗列主要证据的方式,表述为:“现场检查记录、询问笔录、当事人陈述、烟气排放连续监测小时平均值日报表、石灰石分析结果通知单、结果通知单等证据”,从该文字表述可见,认定事实的主要客观证据是《烟气排放连续监测小时平均值日报表》。江油市环保局向本院提交的事实证据中只有一份加盖国大公司印章的2016年8月27日的《烟气排放连续监测小时平均值日报表》,并无8月26日的报表。虽然江油市环保局在调查取证过程中收集了包括四川省环境监察执法总队提供的《绵阳市2016年8月超标排放废气国家重点监控企业明细表》在内的大量证据,但并未将这些证据作为行政处罚的依据。据此,本院确认,被告江油市环保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国大公司2016年8月26日、27日二氧化硫排放浓度超过国家规定排放标准的主要证据不足,其行政处罚决定不符合法律规定,依法应予撤销。

被告江油市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认定江油市环保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缺乏证据支持,且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不符,该行政复议决定不符合法律规定,依法应予撤销。

综上所述,被告江油市环保局作出的川环法江油罚字〔2016〕21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应予撤销。被告江油市政府作出的江府复决字〔2017〕1号行政复议决定主要证据不足,应予撤销。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一)主要证据不足的;”、第七十九条“复议机关与作出原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为共同被告的案件,人民法院应当对复议决定和原行政行为一并作出裁判。”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被告江油市环境保护局于2016年11月18日对原告四川国大水泥有限公司作出的川环法江油罚字〔2016〕21号行政处罚决定。

二、撤销被告江油市人民政府于2017年4月7日作出的江府复决字〔2017〕1号行政复议决定。

本案受理费50元,由被告江油市环境保护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周晓龙

审 判 员  梁玉玲

人民陪审员  尚福廷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王 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