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
咨询电话:13138191939

不正常运行在线监测设备能构成逃避监管排污吗?

 二维码 308

环境处罚判例解析

【判例】

四川省威远县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8)川1024行初93号

原告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银山镇老下街563号。

法定代表人杨聪,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晓辉,北京盈科(重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夏国栋,北京盈科(重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内江市环境保护局,住所地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蟠龙路61号。

法定代表人谢媛丽,该局局长。

出庭负责人邓涛,该局总工程师。

委托代理人李朝风,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张建,四川法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不服被告内江市环境保护局环境保护行政管理(环保)行政处罚一案,于2018年10月16日向内江市东兴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内江市东兴区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后,根据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内中法(2016)236号《关于指定资中县人民法院、威远县人民法院作为我市环境资源民事、刑事、行政一审案件专属管辖法院的通知》规定,将该案移送至本院。本院收到内江市东兴区人民法院(2018)川1011行初29号《行政裁定书》及该案的卷宗后,于2018年11月13日立案,并于2018年11月16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1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委托代理人王晓辉、夏国栋,被告内江市环境保护局出庭负责人邓涛及委托代理人李朝风、张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8年7月17日,内江市环境保护局以2018年3月4日四川省岷、沱江流域水污染防治强化督查组在对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现场检查时,发现原告位于废水总排污口的在线监测设备取样泵损坏已不能正常使用,固定采样管道不能采样,在线监测设备已不能实时监控该公司排放废水的水质情况,自动监控所测数据明显失真,在线监测设备已不能正常运行的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条的规定,作出川环法内江罚字〔2018〕3号《环境行政处罚决定书》,对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作出罚款700000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原告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诉称,2018年5月10日,原告收到被告《环境行政处罚告知书》(川环法内江罚告字〔2018〕3号)和《环境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川环法内江听告字〔2018〕3号),被告认为原告存在以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逃避监管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行为,拟对原告作出罚款1000000元的行政处罚。经过听证后,原告于2018年7月19日收到被告作出的川环法内江罚字〔2018〕3号《环境行政处罚决定书》,被告决定对原告作出罚款人民币700000元的行政处罚。原告认为,自己虽然存在水污染防治设施不正常运行的事实,但不具有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的主观故意和逃避监管的目的,原告在2018年3月2日发现在线监测设备数据异常后,便立即派人查看在线监测设备是否有故障,当发现仪器无法采样后,认为可能是水泵堵塞,于是安排人清理水沟,之后便认为在线监测设备数据已恢复正常,所以没有向环保部门报告,原告的行为不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的违法事实,原告水污染防治自动监控所测数据明显失真非人为造成,被告对原告作出的上述行政处罚决定没有相应事实根据,因此请求法院依法查明事实,撤销被告作出的川环法内江罚字〔2018〕3号《环境行政处罚决定书》。

原告向本院提交了川环法内江罚字〔2018〕3号《环境行政处罚决定书》复印件一份,证明原告提起本案诉讼合法。

被告内江市环境保护局辩称: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九条“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对水污染防治实施统一监督管理”之规定,被告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主体资格适格、合法。二、原告于2018年3月2日已发现在线监测设备存在异常,发生故障,对此情况,原告未按照《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现场监督检查办法》第八条的规定处理或维修,也未进行手工监测,放任不管,原告虽无直接故意,却有放任的“故意”。原告的违法行为,属于《行政主管部门移送适用行政拘留环境违法案件暂行办法》第七条第(六)项“《环境保护法》第六十三条第三项规定的通过不正常运行防治污染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违法排放污染物,包括以下情形:(六)污染物处理设施发生故障后,排污单位不及时或者不按规程进行检查和维修,致使处理设施不能正常发挥处理作用的”规定的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的情形,且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条及第八十三条第三款也未明确规定,对“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的违法行为需要以“故意”为前提。被告经调查核实了原告水污染源在线自动监测设备已不能正常通过固定采样管道采样,在线监测设备不能实时监控排放的废水的水质情况,导致自动监控数据明显失真,在线监测设备已不能正常运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条“禁止利用渗井、渗坑、裂隙、溶洞,私设暗管,篡改、伪造监测数据,或者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第八十三条第(三)项“违反本法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或者责令限制生产、停产整治,并处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责令停业、关闭:(三)利用渗井、渗坑、裂隙、溶洞,私设暗管,篡改、伪造监测数据,或者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之规定,对原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三、被告立案调查,确定违法事实,并依法告知原告违法事实、处罚依据和拟作出的处罚决定,并明确告知有权进行陈述、申辩以及听证。经原告申请听证,已依法举行听证会。后经被告集体讨论决定,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程序正当、合法。四、原告作为从业多年的重点排污企业,对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应该具有相对丰富的经验或已经配备专业主管人员,自2018年3月2日起,原告已经多次发现仪器和水泵存在问题,仍未按照规定进行处理,直至2018年3月13日才完成整改,其具有不正常运行的“故意”。原告在被处罚后12个月内再次实施环境违法行为,属于屡罚屡犯,加之原告废水总排口离饮用水源取水口较近,具有从重处罚情形,鉴于原告配合执法,超标排污行为未造成严重后果,故被告作出罚款700000元的行政处罚,该处罚数额是符合自由裁量规定的。综合上述事实和理由,被告作出的川环法内江罚字〔2018〕3号《环境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程序正当,请求法院依法予以维持,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内江市环境保护局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依据:

1.《环境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回证》复印件各一份;

2.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现场照片》打印件八张;

4.《现场检查(勘验)笔录》复印件一份;

5.视频资料(U盘)一份;

6.资中县环境监测站《资质认定书》复印件一份,罗长青、邹通德环境监测人员上岗《合格证》复印件各一份;

7.自贡市环境监测中心站自环监字〔2018〕委035号《监测报告》《送达回证》复印件各一份;

8.自贡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监测报告审查记录表》《废水采样记录表》等复印件八份;

9.《询问笔录》复印件一份;

10.《立案登记审批书》复印件一份;

11.《立案决定书》《送达回证》复印件各一份;

12.《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送达回证》复印件各一份;

13.自贡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关于资中县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总排废水水样监测分析的情况说明》和《检验检测机构资质认定证书》等附件的复印件各一份;

14.《鸿展公司总排口至对口滩饮用水源取水口距离图》打印件一份;

15.川环法内江罚字〔2017〕7号《环境行政处罚决定书》复印件一份和网站公示截图打印件一份;

16.内江市环境保护局内市环发〔2017〕103号《关于印发2017年内江市国家重大监控企业名单的通知》复印件一份;

17.内市环发〔2018〕51号《内江市环境保护局关于转发〈2018年四川省重大排污单位名录〉的通知》;

18.《关于污水超标排放的情况说明》复印件一份;

19.《调查终结报告》复印件一份;

20.《法制审查审批书》复印件一份;

21.《案审委员会审议记录》复印件一份;

22.《环境行政处罚告知书》复印件一份;

23.《听证告知书》复印件一份;

24.《送达回证》复印件一份;

25.《听证申请书》复印件一份;

26.《听证通知书》《送达回证》复印件各一份;

27.《延期听证申请书》复印件一份;

28.《延期听证决定书》《送达回证》复印件各一份;

29.《听证通知书》《送达回证》复印件各一份;

30.《听证笔录》《听证会签到簿》复印件各一份;

31.《听证报告》复印件一份;

32.《案审委员会审议记录》复印件一份;

33.《四川省政府非税收一般缴款书》(编码:1239148045)和《客户收付款入账通知》复印件各一份。

34.《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规范环境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若干意见》《污染源自动监控管理办法》《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现场监督检查办法》《行政主管部门移送适用行政拘留环境违法案件暂行办法》《发酵酒精和白酒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GB27631-2011)。

以上证据、依据,证明原告工作人员于2018年3月2日已经多次发现在线监测仪器存在问题,水泵损坏,水体发黑,臭味较大,数据报告异常,在线监控数值始终保持在异常状态等情况下,原告未及时按规定处理,其行为属于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处罚数额适当、程序正当。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所举证据1、3-12、18、21的关联性及证明目的有异议;证据2的真实性、关联性及证明目的有异议;证据13-14、16-17、19-20、22-33的关联性有异议;证据15、34的合法性、关联性、真实性无异议。被告对原告所举证据的合法性、关联性、真实性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本院对双方提供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均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系一家生产及销售范围为食用酒精、机制纸、单一饲料〔玉米酒精糟〕等的其他有限责任公司。2017年确定为内江市废水国家重点监控企业,2018年确定为四川省水环境重点排污单位。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位于沱江流域,其废水总排口距离对口滩饮用水源取水口8.79公里。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于2018年2月10日停产,2018年2月28日书面向资中县环境保护局报告开工,2018年3月1日全面恢复生产。2018年3月4日,四川省岷、沱江流域水污染防治强化督查组会同内江市环境执法支队执法人员对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进行现场检查,发现该公司位于废水总排污口的在线监测设备没有按照每两小时一次开展自动取样监测采集数据,取样泵损坏已不能正常使用,固定采样管道不能采样,在线监测设备已不能实时监控该公司排放废水的水质情况,自动监控所测数据明显失真,在线监测设备已不能正常运行。经查阅还发现在线监测设备上2018年3月2日外排废水在线监测数据显示COD超标。当日,指派资中县环境监测站监测人员对该公司总排口排放的废水进行采样,水样经现场封存后委托自贡市环境监测中心站检测,水质监测结果为化学需氧量、总磷的排放浓度分别超过《发酵酒精和白酒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GB27631-2011)表2中直接排放限值的1.61倍、1.05倍。

2018年3月6日,内江市环境保护局作出川环法内江限产字〔2018〕1号《限制生产决定书》,责令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于2018年3月6日至4月6日限制生产,降低产量50%,减轻生产负荷50%,同时限产期间水污染物做到达标排放。

2018年3月8日,内江市环境保护局作出川环法内江立字〔2018〕003号《环境行政处罚立案决定书》,告知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对其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行为,涉嫌违反《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按行政处罚程序立案查处,要求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提交相关材料。同日,作出川环法内江违改字〔2018〕003号《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责令该公司于接到决定书之日起进行整改,确保在线监测设备正常运行,同时告知将在30日内进行复查,如复查发现仍然存在不正常运行污染物治理设施行为,将依法实施按日连续处罚。

2018年3月21日,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作出《关于污水超标排放情况的说明》,说明中载明了2018年3月4日督查中发现的问题,问题存在的原因,整治的措施。同时载明经过整治,生产废水已于3月7日下午COD浓度逐渐下降,恢复正常。

2018年5月10日,内江市环境保护局作出川环法内江罚告字〔2018〕3号《环境行政处罚告知书》,告知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违法事实、处罚依据和拟作出罚款1000000元的处罚决定,并告知其有权进行陈述、申辩。同日,作出川环法内江听告字〔2018〕3号《听证告知书》,告知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享有要求听证的权利。同时告知了申请听证的期限。

2018年5月14日,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向内江市环境保护局提交《听证申请书》,2018年5月31日,内江市环境保护局作出川环法内江罚通字〔2018〕3号《环境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2018年6月4日,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提交了《延期听证申请书》,2018年6月6日内江市环境保护局作出川环法内江罚通延字〔2018〕2号《延期听证决定书》,6月8日作出川环法内江罚通字〔2018〕3-1号《环境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于同年6月19日16时14分举行了行政处罚听证会,原告代理人王晓辉、夏国栋参加了听证会。2018年7月17日,内江市环境保护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条、第八十三条的规定,作出川环法内江罚字〔2018〕3号《环境行政处罚决定书》,对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作出罚款700000元的行政处罚决定。2018年8月1日,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转账缴纳了罚款700000元。2018年10月16日,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明,2017年11月10日,内江市环境保护局对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因煤渣堆场未采取覆盖措施防治扬尘污染的行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七十二条、第一百一十七条之规定,作出罚款贰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本院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十条“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对本行政区域环境保护工作实施统一监督管理”、《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九条第一款“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对水污染防治实施统一监督管理”之规定,被告内江市环境保护局属依法设立的市级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具有对本行政区域内的环境违法行为给予处罚的法定职权。

依照《污染源自动监控管理办法》第三条第二款“自动监控设备是指污染源现场安装的用于监控、监测污染物排放的仪器、流量(速)计、污染治理设施运行记录仪和数据采集传输仪等仪器、仪表,是污染防治设施的组成部分”、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五)项“自动监控系统的运行和维护,应当遵守以下规定:(五)自动监控设备因故障不能正常采集、传输数据时,应当及时检修并向环境监察机构报告,必要时应当采用人工监测方法报送数据”、《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现场监督检查办法》第八条“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发生故障不能正常使用的,排污单位或者运营单位应当在发生故障后十二小时内向有管辖权的监督检查机构报告,并及时检修,保证在五个工作日内恢复正常运行。停运期间,排污单位或者运营单位应当按照有关规定和技术规范,采用手工监测等方式,对污染物排放状况进行监测,并报送监测数据”之规定,排污单位的自动监控设备是污染防治设施的组成部分,应保证其正常运行,实时监控排污单位排放污染物的情况,防止排放的污染物超过规定标准,其因故障不能正常采集、传输数据时,应当及时检修并向环境监察机构报告。本案中,四川省岷、沱江流域水污染防治强化督查组会同内江市环境执法支队执法人员于2018年3月4日对原告自动监控设备进行检查时,发现两台自动监测设备没有按照每两小时一次开展自动取样监测采集数据,固定采样管道不能采样,位于废水总排污口的在线监测设备取样泵损坏已不能正常使用,总排口废水不能进入在线自动监测设备,在线监测设备已不能实时监控该公司排放废水的水质情况,自动监控所测数据明显失真,在线监测设备已不能正常运行经查阅原告的在线监测设备,还发现2018年3月2日外排废水在线监测数据显示COD超标,通过对原告环保负责人雷文进行询问,其认可2018年3月2日工作人员已发现在线监测设备显示的COD超标,仪器无法采到水样,但原告却未按规定及时通知自动监控设备的运维人员进行检修查找问题并向环境监察机构报告,原告对自动监测设备出现的异常情况持放任的态度,依照《行政主管部门移送适用行政拘留环境违法案件暂行办法》第七条第(六)项“《环境保护法》第六十三条第(三)项规定的通过不正常运行防治污染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违法排放污染物,包括以下情形:(六)污染物处理设施发生故障后,排污单位不及时或者不按规程进行检查和维修,致使处理设施不能正常发挥处理作用的”、《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现场监督检查办法》第十九条第(二)项“排污单位或者运营单位擅自拆除、闲置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或者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七十三条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四十六条第(三)项的规定处罚:(二)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发生故障不能正常运行,不按照规定报告又不及时检修恢复正常运行的”之规定,原告的以上行为构成以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被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条“禁止利用渗井、渗坑、裂隙、溶洞,私设暗管,篡改、伪造监测数据,或者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第八十三条第(三)项“违反本法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或者责令限制生产、停产整治,并处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责令停业、关闭:(三)利用渗井、渗坑、裂隙、溶洞,私设暗管,篡改、伪造监测数据,或者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之规定,对原告进行处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原告在被处罚后12个月内再次实施环境违法行为属于屡罚屡犯的从重情形,且原告所排放水污染物中的化学需氧量(COD)、总磷的排放浓度分别超过排放限值1.61倍、1.05倍,非一般性超标,鉴于原告配合执法,超标排放水污染物的行为尚未造成严重后果,被告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条、第八十三条之规定,在自由裁量的范围内,对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作出罚款700000元的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过罚相当。对于原告提出其在2018年3月2日发现在线监测设备数据异常后,没有向环保部门报告的原因是认为清理水沟后在线监测设备数据已恢复正常,原告的行为不构成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的主观故意和逃避监管的目的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被告内江市环境保护局对原告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排放水污染物的行为作出的行政处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和理由不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资中县银山鸿展工业有限责任公司负担(已预交)。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付 军

审 判 员  蒋玉梅

人民陪审员  王晓春

二〇一九年四月八日

书 记 员  吴 敏

【解析】

本判例是行政相对人在线监测设备不正常运行,行政机关以不正常运行治污设施为由对其进行处罚的案件,审理该案的法院支持了行政机关的处罚决定。法岸环境律师认为行政机关和人民法院的这一观点是错误的,理由如下:

一、不正常运行治污设施属于违法的方式而非违法行为

我们先来看看与不正常运行治污设施相关的法律规定。

《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禁止利用渗井、渗坑、裂隙、溶洞,私设暗管,篡改、伪造监测数据,或者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

《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禁止通过偷排、篡改或者伪造监测数据、以逃避现场检查为目的的临时停产、非紧急情况下开启应急排放通道、不正常运行大气污染防治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大气污染物。”

根据以上条款的规定,《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条和《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二十条第二款所说的违法行为是指排放污染物的行为,而排放污染物采用的方式是:①利用渗井、渗坑、裂隙、溶洞,私设暗管及其他偷排的方式②篡改或者伪造监测数据的方式③临时停产的方式④非紧急情况下开启应急排放通道的方式⑤不正常运行治污设施的方式。即只有在行政相对人通过以上5种方式排放了污染物,才构成以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污染物的违法行为。

我们可以进一步推断,如行政相对人没有排放污染物的行为,那么不管其治污设施是正常运行,还是不正常运行,亦或是不运行,都不会违反《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条和《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二十条第二款的规定。也就是说,不正常运行治污设施本身并不构成违法行为,只有不正常运行治污设施排放了污染物才构成违法行为。

二、不正常运行在线监测设备不是不正常运行治污设施的方式

在不正常运行治污设施的因,造成了污染物排放之果时,就构成了以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污染物的违法行为,即在不正常运行治污设施与污染物排放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的情况下,才能构成以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污染物的违法行为。

那么我们试想一下,在线监测设备的运行,跟污染物的排放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呢?很显然,不管企业在线监测设备是否运行,永远都不会影响企业水污染物排放的情况,也就是说,在线监测设备的运行与水污染物是否排放不会产生因果关系。因此,不正常运行在线监测设备并不会造成企业排放或超标排放水污染物的结果,所以我们认为,不能将不正常运行在线监测设备归入到不正常运行治污设施的方式中。

回到本案例,在判决书中我们确实看到了行政相对人有排放水污染物的行为,而且是超标排放了水污染物,但该超标行为与行政相对人的在线监测设备不正常运行之间并没有因果关系。如果行政相对人确有超标排放行为,行政机关可依《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条第二款关于超标排放的规定对其进行处罚。

还有一种情况与在线监测设备有关,即,如果行政相对人存在以伪造或篡改监测数据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行为的,可根据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对其进行处罚,但从本案例中,我们并没有看到行政相对人有篡改或者伪造监测数据的行为。

三、对在线监测设备不正常运行的违法行为应依据法律规定的相应条款进行处罚

《水污染防治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规定:“重点排污单位还应当安装水污染物排放自动监测设备,与环境保护主管部门的监控设备联网,并保证监测设备正常运行。”

其对应责任条款在该法第八十二条第二项作出了规定,即:“违反本法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逾期不改正的,责令停产整治:(二)未按照规定安装水污染物排放自动监测设备,未按照规定与环境保护主管部门的监控设备联网,或者未保证监测设备正常运行的。”

《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重点排污单位应当安装、使用大气污染物排放自动监测设备,与生态环境主管部门的监控设备联网,保证监测设备正常运行并依法公开排放信息。”

其对应责任条款在该法第一百条第三项作出了规定,即:“违反本法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生态环境主管部门责令改正,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拒不改正的,责令停产整治:(三)未按照规定安装、使用大气污染物排放自动监测设备或者未按照规定与生态环境主管部门的监控设备联网,并保证监测设备正常运行的。”

以上是相关法律已对不正常运行在线监测设备违法行为的规定,如果企业存在不正常运行在线监测设备的违法行为,应依据以上规定进行处罚。

所以本案例中,行政机关将行政相对人不正常运行在线监测设备的行为依据《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条第三项进行处罚是法律适用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