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
环境法律专家

生态环境损害赔偿之替代性修复方案及典型案例

 二维码 227

文章头图.gif


替代性修复方案:指无法或没有必要在原地原样对受损生态环境进行修复的情况下,合理采取异地和(或)他样方式进行生态环境治理、建设,保障受损生态环境在区域性或流域性范围内得到相应补偿的修复方式。

替代性修复方案适用前提是在生态环境损害已经发生,并且现在难以对当时被污染的大气进行生态环境修复的时候,可以选用替代性修复的方式对周边生态环境的补偿与修复。

废气超标排放致大气环境损害鉴定案简述


某电厂于2005年7月建成投产,垃圾焚烧设备采用循环流化床工艺,日处理生活垃圾1200吨。由于该厂建厂较久,原有烟气净化系统已经无法满足国家现行排放标准《生活垃圾焚烧污染物排放标准》(GB18485-2014)要求,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等废气污染物无法实现达标排放。受法院委托,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对造成的生态环境损害及生态环境修复方案开展相关鉴定评估工作。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2018年1月1日实施)中规定的氮氧化物、二氧化硫、颗粒物的污染当量值(0.95、0.95、2.18),计算得到三种污染物的污染当量数分别为40287.79、96449.24、116081.10。单位污染物虚拟治理成本按该污染物应征收的排污费(2018年1月1日之前)或环境保护税(2018年1月1日之后)标准计。依据该电厂所在省份和城市关于排污费和环境保护税的相关规定,该电厂超标废气中单位污染物虚拟治理成本2017年以3.6元/污染当量计算,2018年以4.8元/污染当量计算。最终计算得到2017年1月19日至2018年7月31日该电厂氮氧化物、二氧化硫、颗粒物超标排放造成的虚拟治理成本共计1,843,355.02元。

该电厂所在区域为二类环境空气功能区,依据《关于虚拟治理成本法适用情形与计算方法的说明》中规定,虚拟治理成本乘以环境功能区敏感系数3作为生态环境损害数额。最终计算该电厂超标排放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造成的生态环境损害数额=虚拟治理成本×3=5,530,065.06元。

该污染物超标排放事件符合《环境损害鉴定评估推荐方法(第II版)》虚拟治理成本法中“对于环境污染行为所致生态环境损害无法通过恢复工程完全恢复、恢复成本远远大于其收益或缺乏生态环境损害恢复评价指标的情形”,以及《关于虚拟治理成本法适用情形与计算方法的说明》中“排放污染物的事实存在,由于生态环境损害观测或应急监测不及时等原因导致损害事实不明确或生态环境已自然恢复的情形”。



“现金赔偿+替代性修复”公益诉讼案件简述


2014年10月以来,南京某水务公司原总经理郑某多次指使他人接收排污企业高浓度废水并利用暗管违法排放,人为篡改在线监测仪器数据,逃避环保部门监管,偷排有毒有害污泥污水,对长江生态环境造成严重污染。2017年12月29日,鼓楼区检察院以被告单位南京某水务公司、被告人郑某等12人涉嫌污染环境罪,向玄武区法院提起公诉。

该案于2019年5月17日对刑事部分作出一审判决,法院全部采纳了检察机关的公诉意见,南京某水务公司被判处罚金5000万元,郑某等12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六年至一年不等有期徒刑。南京某水务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南京市中级法院,法院于2019年10月15日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接受委托组织实地勘察、专家论证100余人次,出具阶段性鉴定意见6个,按照有关规定计算得出南京某水务公司违法排污行为造成的生态损害赔偿费用为4.7亿元。然而,南京某水务公司根本无力承担检察机关提出的4.7亿元生态环境修复费用。资产评估报告表明,截至2019年11月30日,该公司净资产为负6.54万元。涉案企业已经资不抵债,诉请的生态环境修复费用如果进入强制执行程序,基本是无法执行到位的,不仅难以实现公益诉讼目的,还很可能使该企业被迫宣告破产。如果公司停产,这100多家企业一时将无法正常运转,影响难以估量。

最终,检察机关在坚持“赔偿金数额不能减、赔偿方式可磋商”的原则下,提出“现金赔偿+替代性修复”的调解方案,即4.7亿元的生态环境修复费,部分以现金方式赔付,剩余部分通过实施有益于长江生态环境保护的替代性修复项目予以抵扣。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