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
环境法律专家

篡改、伪造监测数据、干扰自动监测设施以污染环境罪定罪处罚及典型案例

 二维码 3764

文章头图.gif


2016年12月23日,可以根据“两高”修订发布的《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七)项规定,重点排污单位篡改、伪造自动监测数据或者干扰自动监测设施,排放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的行为,认定为实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污染环境罪规定的“严重污染环境”。该条规定为刑事手段惩治自动监测数据造假行为提供了明确依据。

《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七)项规定的四个条件:①重点排污单位,即设区的市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依法确定的应当安装、使用污染物排放自动监测设备的重点监控企业及其他单位;②排放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之一;③篡改、伪造监测数据、干扰自动监测设施(篡改伪造数据的目的是让不达标的自动监测数据达标,如果是“改错”或“改手动监测数据”一般不认为犯罪;);④主观方面系故意。不明知,不会构成此罪。

总之,被控涉嫌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七)项犯罪时,如果不是重点排污单位,或篡改的并非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四种之一的监测数据,或篡改了的不是自动监测数据,立马释放!




案件一简述

2020年1月起,浙江省湖州市生态环境局德清分局发现振田(德清)纺织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田公司)废水自动监控室内多次出现人为拨转摄像头异常行为,随后自动监控系统的氨氮、总氮数值从超标很快恢复至正常。3月16日,执法人员对振田公司进行突击执法检查,发现该公司通过采取更换自动监测设备采样水样或破坏设备的方式实施干扰行为,使自动监控系统中的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浓度长期达标,而该公司实际外排废水相关污染物浓度经监测远超允许排放标准浓度限值。经进一步调查问询,该公司污水处理站委托浙江津膜环境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津膜公司)进行管理,津膜公司派驻振田公司人员为确保自动监测数据达标,实施了以上干扰行为。

振田公司超标排放水污染物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十条的规定,湖州市生态环境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条第(二)项的规定,责令该公司改正违法行为,并处罚款55万元。

鉴于该公司涉嫌干扰自动监测设施,生态环境部门根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等将该案件移送公安机关。经侦查,津膜公司派驻振田公司负责污水站管理的米某、负责污水站改造工作的胡某等4人被刑事拘留。2020年8月7日,德清县人民检察院对相关责任人提起公诉,湖州南太湖新区人民法院于8月25日以污染环境罪分别判处被告人米某、胡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




案件二简述

嘉兴某化工企业从事化工颜料生产,是嘉兴市环保部门确定的重点排污单位,被列入安装在线监控系统单位名单,一直是当地环保部门检查的重点。2017年7月16日,南湖区环保局执法检查时,发现该企业污水入网口水样发黄、气味较重,有超标排放的嫌疑,但检查人员检查企业在线监测系统发现主要数据均符合排放标准。检查人员排查后发现,企业将在线监测探测头从入网口拔出,浸泡在装有清水的桶中,于是立即对企业污水入网口排放废水及浸泡在线监测探测头的水桶内清水进行采样。

原来,2017年3月下旬,公司原来的污水处理班组长辞职,新招的班组长工龄较短,车间主任助理王某亲自管理污水处理业务。王某称,时常遇到污水池水量大得要满出来的时候,污水班组的工作人员就打电话给他,他也没有好的办法,“我想,外排水样是绝对不能达标的,所以想到了之前也用过的这个‘好办法’。”王某命人将环保部门的监测设备取出放到一个水桶里,水桶里面放的是循环水让水一直流。如此操作一番,清水就直接注入了在线自动监测设备的进水口,监测数据也就达标了,不管污水如何处理就可以直接排放了。

公司处理污水的工作人员都自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但万万没想到,环保工作人员突击检查时发现在线自动监测设备被动了手脚,之后采集水样检测发现,外排水样的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污染物均超过正常排放要求的最高值。

南湖区环保局将该案移交公安机关,南湖区公安局受案后立即进行调查,最终锁定是王某等8名工作人员所为。开庭时,8名被告人都自愿认罪。法院经审理认为,各被告人作为重点排污单位工作人员,干扰自动监测设施,排放化学需氧量、氨氮等污染物,严重污染环境,均已构成污染环境罪。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情节、认罪悔罪自首表现等,法院遂以污染环境罪分别判处被告人王某、朱某有期徒刑六个月,均并处罚金1.5万元,其余6名被告人均被判处拘役五个月,缓刑八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



案例三简述

2021年3月,宁波市生态环境局执法人员通过分析污染源自动监控平台数据并结合排放口视频监控,发现重点排污单位宁波某食品有限公司废水排放口COD监控数据长期位于20-40 mg/L的低位区间,且存在“奇数”时段废水排放流量较小、水质较清澈,“偶数”时间段废水排放流量较大、水质较浑浊的反常现象。

为进一步掌握现场情况,执法人员先期对该企业开展暗访,发现该企业疑似设有干扰废水自动监控设施采样的时控开关和偷排污水的暗管。考虑该企业反侦察意识较强,2021年3月24日上午,环保、公安部门及时启动行刑衔接机制,联合对该企业案件线索展开会商、研判,并对查处流程进行布控,当天下午,两部门兵分两路联合开展收网行动,一路执法人员从企业外围翻墙进入污水处理站、在线监控站,及时固定相关违法犯罪证据,并通知第二路执法人员从企业正门进入,联系企业人员进一步取证固证。

现场发现该企业污水处理设施沉淀池到排放口的总排放管上设置了两根暗管,分别由气浮池(高浓度废水)和车间用水管(河道净化水)连至总排管,用于在“偶数”时段排放高浓度废水和“奇数”时段进行稀释排放。检查中还发现,该企业在废水自动监控设施采样泵电源线上和污水处理设施气浮池旁各装有一个时控开关,实现“偶数”时段干扰自动监控设施采样、实施废水偷排行为。经对废水排放口、气浮池出水口采样监测,COD排放浓度均超过500 mg/L的排放标准。经进一步调查,该企业由于污水处理设施能力不足,为了使废水排放口COD监控数据能维持低浓度,避免监控数据超标报警,于2020年12月底在废水自动监控设施采样泵电源线上安装了时控开关,实现干扰监控采样。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七)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条第(三)项、《环境监测数据弄虚作假行为判定及处理办法》第四条(四)、(五)项之规定,该企业涉嫌篡改伪造监测数据、实施违法排污行为已涉嫌严重污染环境罪,生态环境部门第一时间将该案件移送公安部门追究刑事责任,目前2名相关责任人已被公安部门取保候审。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