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
环境法律专家

关联犯罪——投放危险物质罪及典型案例

 二维码 44

文章头图.gif


投放危险物质罪规定于《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五条,其中第一百一十四条:“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一百一十五条:“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过失犯前款罪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处置含有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的污染物,同时构成污染环境罪、非法处置进口的固体废物罪、投放危险物质罪等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王某某2、张某某1投放危险物质、污染环境、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储存危险物质二审刑事裁定书



原判认定,2018年年初,被告人郅园旭、郅忠茂、张某2预谋建立生产“氟利昂F11"的化工厂。经张某2介绍,被告人王某某2也参与其中。为了躲避环保等政府部门的严格监督检查,被告人郅忠茂让被告人张某某2在承德市山区寻找偏僻并能排污的地方作为建化工厂厂址。被告人张某某2联系到被告人杨某某位于隆化县的厂房,经郅园旭、张某2、王某某2同意后,2018年4月26日,以被告人张某某2的名义与被告人杨某某签订了租赁协议,郅园旭给付一年的租赁费10万元,杨某某将其中的1万元付给张某某2作为介绍费。被告人郅园旭、郅忠茂等人明确告知杨某某、张某某2,租场地将建设一个化工厂并产生含酸污水,会有污染。被告人郅园旭、张某2、王某某2利用租赁被告人杨某某的厂院筹备建设化工厂。从2018年4月开始,在被告人张某某3的介绍下,被告人郅园旭、张某2等人在陈某某处购买了部分化工厂的生产设备。非法化工厂建成后,被告人郅园旭负责工厂管理及原材料采购,被告人张某2、王某某2负责出资及帮助郅园旭进行原材料的采购和产成品销售,被告人郅忠茂负责生产技术指导,被告人齐某某负责生产设备操作。在建厂和经营中,被告人郅园旭、张某2、郅忠茂等未向政府有关部门申请办理任何有关审批或者许可手续。生产期间,被告人齐某某发现生产排出的污水对地下水造成污染后仍参与生产,被告人张某某2以自己名义为非法化工厂办理了电力增容手续。经被告人张某某3介绍,被告人陈某某将从被告人王某某处购买的约2吨价值3万元的生产用原材料氯气卖给被告人郅园旭、张某2、王某某2。该氯气系被告人王某某从吉某某工有限公司非法进购获得。张某某3获利800.00元,王某某获利6000.00元。在生产过程中,被告人邱某某将八十余某某价值33.76万元的四氯化碳,卖与被告人王某某1,被告人王某某1又转卖给被告人张某某1,被告人张某某1又转卖给被告人郅园旭、张某2、王某某2。被告人王某某1获利约1000.00元,张某某1获利约6000.00元。被告人郅园旭等人又直接从被告人邱某某处购买了五百余某某价值214.0449万元的四氯化碳。在生产过程中,被告人郅园旭等人联系被告人荣某某和薛某某购买无水氟化氢,被告人荣某某与被告人胡某某联系,被告人胡某某以虚构的淄博汇泽经贸有限公司的名义通过付某某、赵某某(二人均另案处理)在赤峰市华某某矿业有限公司处购出无水氟化氢五十余某某,价值64.726万元,胡某某用运输无水氟化氢的专用车送货,薛某某协助荣某某卖与郅园旭。荣某某、薛某某分别获利约1500.00元,胡某某获得运费约3000.00元。2018年7月至11月,被告人郅园旭、张某2、郅忠茂等人在隆化县非法生产氟利昂F11,并利用渗井、渗坑偷排含有四氯化碳、氯化物等有毒物质的工业废水,给郭家屯镇东屯村村民饮用水水质造成严重污染,致使当地居民无法饮用地下水。经承德市环境监控中心对送检地下水进行检测:2018年11月27日,隆化县下游水质四氯化碳含量60.69μg/L(超出国家标准三十余倍)。2018年12月2日,该化工厂西侧地下水质氯化物含量435mg/L(标准限值≤250mg/L),四氯化碳含量723.44μg/L(标准限值≤2.0μg/L),三氯乙烷含量64.06μg/L(标准限值≤5.0μg/L)超出国家标准。生产车间排水管路废水测量结果为氯化物含量29210mg/L(超出标准限值一百余倍),四氯化碳含量13501μg/L(超出标准限值六千七百余倍)。工厂院内渗井底质检测结果为氯化物含量6262mg/L(超出标准限值二十余倍),四氯化碳含量34.28μg/L(超出标准限值十余倍)。2018年12月4日,该厂下游农田机井水质氯化物含量5546mg/L(超出标准限值二十余倍),四氯化碳含量2502.17μg/L(超出标准限值一千二百余倍),二氯甲烷463.29mg/L(超出标准限值二十余倍),三氯乙烷含量648.02μg/L(超出标准限值一百二十余倍)。该厂南侧地下水质氯化物含量900mg/L,四氯化碳含量357.92μg/L,三氯乙烷含量155.89μg/L超出国家标准限值。该厂渗井底质中氯化物含量3004mg/L,四氯化碳含量8.383μg/L。渗坑底质中氯化物含量1038mg/L,四氯化碳含量10.02μg/L超出国家标准限值。

国家《危险化学品目录》将氯气、四氯化碳、无水氟化氢、氟利昂F11、二氯甲烷、三氯乙烷列为危险化学品。经沧州市科技事务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在本次环境污染事件中,直接造成财产损毁、减少的实际价值16.82万元,为防止污染扩大、消除污染而采取必要合理措施所产生的费用38.857万元,处置突发环境事件的应急监测费用33.67万元,废弃化工原料处置费用19.6万元,司法鉴定费用18.8万元。合计127.747万元。环境修复费用尚无鉴定结果。各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被告已给付赔偿款70万元,被告人邱某某、荣某某、薛某某、张某某1、王某某1、陈某某、胡某某、王某某等自愿给付赔偿款67.747万元,合计127.747万元。

一审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第六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郅园旭犯非法制造、买卖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犯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十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6日起至2025年10月5日止。)

二、被告人张某2犯非法制造、买卖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五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十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6日起至2024年10月5日止。)

三、被告人郅忠茂犯非法制造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犯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6日起至2023年6月5日止。)

四、被告人王某某2犯非法制造、买卖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八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14日起至2022年8月13日止。)

五、被告人邱某某犯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28日起至2022年2月27日止。)

六、被告人陈某某犯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14日起至2021年12月13日止。)

七、被告人王某某犯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1月17日起至2022年1月16日止。)

八、被告人张某某1犯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1月22日起至2021年7月21日止。)

九、被告人齐某某犯非法制造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四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6日起至2021年4月5日止。)

十、被告人荣某某犯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29日起至2020年12月28日止。)

十一、被告人张某某3犯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4月25日起至2021年4月24日止。)

十二、被告人王某某1犯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8月28日起至2021年8月27日止。)

十三、被告人薛某某犯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28日起至2020年10月27日止。)

十四、被告人胡某某犯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已羁押25日,现正在被取保候审。)

十五、被告人杨某某犯非法制造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6日起至2020年10月5日止。)

十六、被告人张某某2犯非法制造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29日起至2020年10月28日止。)

十七、追缴被告人张某某1非法所得6000.00元,被告人王某某非法所得6000.00元,被告人张某某3非法所得800.00元,被告人荣某某非法所得1500.00元,被告人薛某某非法所得1500.00元,被告人胡某某非法所得3000.00元,被告人杨某某非法所得90000.00元,被告人张某某2非法所得10000.00元,被告人王某某1非法所得1000.00元。(除被告人杨某某已缴纳10000.00元外,上述其他被告人均已全部缴纳。)

十八、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被告郅园旭、张某2、郅忠茂、王某某2、齐某某、杨某某、张某某2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将非法制造危险物质、投放危险物质引发的环境污染损害所造成的公私财产损失893470.00元,污染地下水源产生的司法鉴定费188000.00元,废弃化工原料处置费196000.00元,总计人民币1277470.00元,支付至“隆化县人民检察院环境损害赔偿资金专户"(开户银行:中国银行隆化支行,账号:10×××13)。上述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被告对总赔偿金额1277470.00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已交付)。


二审院认为,环境污染犯罪行为可能会同时触犯多个罪名,为了进一步加大对环境污染相关犯罪的惩治力度,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处置含有毒害性、放射性、传染XXX原体等物质的污染物,同时构成污染环境罪、非法处置进口的固体废物罪、投放危险物质罪等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该条明确规定了“从一重罪处断原则",即排放、倾倒、处置含有毒害性、放射性、传染XXX原体等物质的污染物,同时触犯数个罪名的,择一重罪处断。本案中,原审被告人郅忠茂向上诉人郅园旭、原审被告人张某2等提出建设化工厂,上诉人郅园旭组织,原审被告人张某2、上诉人王某某2投资建设非法化工厂,郅园旭、张某2、郅忠茂、王某某2、齐某某组织或者实施非法化工厂毒害性危险化学品的制造,郅园旭、张某2、郅忠茂组织或者实施将危险废物向居民区附近地下投放,被告人杨某某、张某某2明知被告人郅园旭等建设非法化工厂,非法制造危险化工产品而为其提供方便条件。郅园旭、张某2、郅忠茂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制造危险物质罪、投放危险物质罪,王某某2、齐某某、杨某某、张某某2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制造危险物质罪。上述被告人属共同犯罪。被告人郅园旭、张某2、王某某2、陈某某、邱某某、荣某某、薛某某、胡某某、张某某3、王某某、张某某1、王某某1违反法律规定,非法买卖毒害性危险化学物质,危害公共安全,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本院经审查,一审法院对于全案事实认定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

综上,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