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
环境法律专家

非法生产、买卖、运输制毒物品罪

 二维码 11

文章头图.gif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条规定,非法生产、买卖、运输制毒物品罪,是指在没有通过正当的手续向相关部门申报审批获得生产经营许可及报相关单位备案的情况下,私自生产、买卖、运输国家规定管制的可用于制造毒品的前体、原料和化学助剂等物质。易制毒化学品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可以用于制毒的主要原料,第二类、第三类是可以用于制毒的化学配剂。易制毒化学品的具体分类和品种详见《易制毒化学物品安全管理条例》。


一、犯罪构成


(一)非法生产、买卖、运输制毒物品罪犯罪客体

非法生产、买卖、运输制毒物品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对醋酸酐、乙醚、三氯甲烷或者其他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或者配剂的管制。我国对制毒化学物品实行由国家统一归口管理制度。

犯罪对象是国家统一管制的醋酸酐、乙醚、三氯甲烷或者其他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或配剂。


(二)非法生产、买卖、运输制毒物品罪犯罪客观方面

非法生产、买卖、运输制毒物品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在境内非法实施了买卖醋酸酐、乙醚、三氯甲烷或者其他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或者配剂的行为。


(三)非法生产、买卖、运输制毒物品罪犯罪主体

非法生产、买卖、运输制毒物品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即凡是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实施了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的人,均可构成本罪。

单位也可成为本罪的主体。


(四)非法生产、买卖、运输制毒物品罪犯罪主观方面

非法生产、买卖、运输制毒物品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即行为人明知是国家管制的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或者配剂,而非法买卖的行为。如果明知他人制造毒品,而故意为其买卖制毒物品进出境的,则应以制造毒品罪的共犯处罚。另外明知他人收买上述物品是为了非法运输、携带进出境的,仍向其提供或者出售的,以走私制毒物品罪的共犯论处。


二、相关认定


(一)如何认定制毒物品。

1997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刑法第三百五十条第一款确定罪名时,规定了走私制毒物品罪和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从而提出了制毒物品的概念。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办理制毒物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将制毒物品限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条第一款规定的醋酸酐、乙醚、三氯甲烷或者其他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或者配剂,具体品种范围按照国家关于易制毒化学品管理的规定确定。由于刑法上的制毒物品实际上就是国家规定管制的可用于制造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的化学原料和配剂,在化工和行政管理领域与易制毒化学品是对应的概念,所以制毒物品应包括《易制毒化学品管理条例》中的三类易制毒化学品,以及按照《易制毒化学品管理条例》第二条规定报国务院批准列入管制的其他品种(如羟亚胺)。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制毒物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第(一)项:“制毒物品”,是指刑法第三百五十条第一款规定的醋酸酐、乙醚、三氯甲烷或者其他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或者配剂,具体品种范围按照国家关于易制毒化学品管理的规定确定。


(二)如何认定非法买卖制毒物品行为。

认定非法买卖制毒物品行为,应当注意把握两点:一是违反国家规定,这里一般指违反《易制毒化学品管理条例》等法律、行政法规的有关规定。二是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有《关于办理制毒物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条第2款列举的具体行为。

《易制毒化学品管理条例》的规定,易制毒化学品分为三类,其管制程度不尽相同。①购买或者销售第一类可以用于制毒的主要原料的易制毒化学品的,须经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审批,取得许可证后进行;②购买或者销售第二类、第三类可以用于制毒的化学配剂的易制毒化学品的,须按规定向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备案。《关于办理制毒物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项至第(4)项情形都是围绕许可或者备案的要求作出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制毒物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第(二)项:“违反国家规定,实施下列行为之一的,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条规定的非法买卖制毒物品行为:1、未经许可或者备案,擅自购买、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2、超出许可证明或者备案证明的品种、数量范围购买、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3、使用他人的或者伪造、变造、失效的许可证明或者备案证明购买、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4、经营单位违反规定,向无购买许可证明、备案证明的单位、个人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或者明知购买者使用他人的或者伪造、变造、失效的购买许可证明、备案证明,向其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5、以其他方式非法买卖易制毒化学品的。”


(三)如何认定主观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制毒物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条:“关于制毒物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主观明知的认定 对于走私或者非法买卖制毒物品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且查获了易制毒化学品,结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和其他证据,经综合审查判断,可以认定其“明知”是制毒物品而走私或者非法买卖,但有证据证明确属被蒙骗的除外:1、改变产品形状、包装或者使用虚假标签、商标等产品标志的;2、以藏匿、夹带或者其他隐蔽方式运输、携带易制毒化学品逃避检查的;3、抗拒检查或者在检查时丢弃货物逃跑的;4、以伪报、藏匿、伪装等蒙蔽手段逃避海关、边防等检查的;5、选择不设海关或者边防检查站的路段绕行出入境的;6、以虚假身份、地址办理托运、邮寄手续的;7、以其他方法隐瞒真相,逃避对易制毒化学品依法监管的。”


(四)非法买卖制毒物品行为构成犯罪的例外规定。

《关于办理制毒物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条第3款规定:“易制毒化学品生产、经营、使用单位或者个人未办理许可证明或者备案证明,购买、销售易制毒化学品,如果有证据证明确实用于合法生产、生活需要,依法能够办理只是未及时办理许可证明或者备案证明,且未造成严重社会危害的,可不以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论处。”

适用该例外规定时,需要注意必须同时符合两个条件:①确因生产、生活需要,依法能够办理只是未及时办理许可或备案证明。②未造成严重社会危害后果,即购买、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行为没有产生严重的危害后果,社会危害性不大。

少量购买、销售易制毒化学品,达不到《关于办理制毒物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易制毒化学品犯罪要求的定罪量刑数量标准的,自然不构成犯罪。但要注意,该款规定仅适用于非法买卖制毒物品行为,对于走私易制毒化学品的行为,即使确有证据证明用于生产、生活需要,也可能构成走私制毒物品罪。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制毒物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三)易制毒化学品生产、经营、使用单位或者个人未办理许可证明或者备案证明,购买、销售易制毒化学品,如果有证据证明确实用于合法生产、生活需要,依法能够办理只是未及时办理许可证明或者备案证明,且未造成严重社会危害的,可不以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论处。(四)为了制造毒品或者走私、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犯罪而采用生产、加工、提炼等方法非法制造易制毒化学品的,根据刑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按照其制造易制毒化学品的不同目的,分别以制造毒品、走私制毒物品、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的预备行为论处。(五)明知他人实施走私或者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犯罪,而为其运输、储存、代理进出口或者以其他方式提供便利的,以走私或者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的共犯论处。(六)走私、非法买卖制毒物品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五)关联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制毒物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项“未经许可或者备案,擅自购买、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关联法条有《易制毒化学品管理条例》第三十八条、《易制毒化学品购销和运输管理办法》第三十条和《非药品类易制毒化学品生产、经营许可办法》第二十九条等。

第(2)项“超出许可证明或者备案证明的品种、数量范围购买、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是关联法条有《易制毒化学品管理条例》第四十条、《易制毒化学品购销和运输管理办法》第三十一条和《非药品类易制毒化学品生产、经营许可办法》第三十条。

第(3)项“使用他人的或者伪造、变造、失效的许可证明或者备案证明购买、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关联法条有《易制毒化学品管理条例》第三十八条、《易制毒化学品购销和运输管理办法》第三十条和《非药品类易制毒化学品生产、经营许可办法》第二十九条。

第(4)项“经营单位违反规定,向无购买许可证明、备案证明的单位、个人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或者明知购买者使用他人的或者伪造、变造、失效的购买许可证明、备案证明,向其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关联法条有《易制毒化学品管理条例》第十八条和《易制毒化学品购销和运输管理办法》第十条。

第(5)项“以其他方式非法买卖易制毒化学品的”,是为了应对实践中复杂多变的案件情况而规定的兜底条款。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江苏省公安厅《关于办理毒品、制毒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暂行规定》

第六条 对《刑法》第三百五十一条规定的非法种植罂粟、大麻等毒品原植物数量大的,难以逐株清点数目,或者因其他原因无法逐株清点数目的,可按每亩种植1万株为标准,按照实际种植面积测算出种植总株树。

第十四条 本暂行规定所称制毒物品,是指《刑法》第三百五十条和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章所规定的可以用于制造毒品的管制原料和配剂。即:麻黄素(麻黄碱)、伪麻黄素(伪麻黄碱)、去甲基麻黄碱、胡椒醛、黄樟脑、异黄樟脑、麦角新碱、麦角胺、麦角酸、1-苯基2-丙酮、N-乙酰邻氨基苯甲酸、3.4-亚甲基二氧苯基-2-丙酮、高锰酸钾、醋酸酐、盐酸、硫酸、甲苯、乙醚、丙酮、丁酮、苯乙酸、邻氨基苯甲酸、哌啶、三氯甲烷等。

第十五条 违反国家规定,非法运输、携带制毒物品进出境,数量达到《司法解释》第四条第一款或本暂行规定第十八条所确定的数量标准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五十条的规定,以走私制毒物品罪定罪处罚。

明知他人违反规定非法运输、携带制毒物品进出境,而为其提供仓储、运输条件,或者帮助实施犯罪行为的,以走私制毒物品罪的共犯论处。

第十六条 违反国家规定,在境内非法买卖制毒物品,数量达到《司法解释》第四条第一款或本暂行规定第十八条所确定的数量标准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五十条的规定,以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定罪处罚。

具备合法生产、经营、使用制毒物品资格的单位或个人,明知他人没有经营、使用制毒物品的合法经营权或正当需要,而为其提供合法生产、经营、使用凭证,帮助其购买制毒物品的,以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的共犯论处。明知他人属于非法买卖制毒物品,而为其运输或者提供运输条件的,以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的共犯论处。


三、立案标准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三)

第六条 [非法买卖制毒物品案(刑法第三百五十条)]违反国家规定,在境内非法买卖制毒物品,数量达到本规定第五条第一款规定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非法买卖两种以上制毒物品,每种制毒物品均没有达到本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量标准,但按前款规定的立案追诉数量比例折算成一种制毒物品后累计相加达到上述数量标准的,应予立案追诉。

违反国家规定,实施下列行为之一的,认定为本条规定的非法买卖制毒物品行为:

(一)未经许可或者备案,擅自购买、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

(二)超出许可证明或者备案证明的品种、数量范围购买、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

(三)使用他人的或者伪造、变造、失效的许可证明或者备案证明购买、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

(四)经营单位违反规定,向无购买许可证明、备案证明的单位、个人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或者明知购买者使用他人的或者伪造、变造、失效的许可证明或者备案证明,向其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

(五)以其他方式非法买卖易制毒化学品的。易制毒化学品生产、经营、使用单位或者个人未办理许可证明或者备案证明,购买、销售易制毒化学品,如果有证据证明确实用于合法生产、生活需要,依法能够办理只是未及时办理许可证明或者备案证明,且未造成严重社会危害的,可不以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立案追诉。

为了非法买卖制毒物品而采用生产、加工、提炼等方法非法制造易制毒化学品的,以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预备)立案追诉。

非法买卖制毒物品主观故意中的“明知”,依照本规定第五条第四款的有关规定予以认定。

明知他人实施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犯罪,而为其运输、储存、代理进出口或者以其他方式提供便利的,以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的共犯立案追诉。


贵州省工商局关于印发贵州省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程序规定和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通知

附件2: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追诉标准 违法行为 序号4:虽有营业执照但未经许可从事易制毒化学品生产、经营、购买、运输活动的,①行政责任:《易制毒化学品管理条例》38条第一款:由工商机关吊销营业执照;②涉嫌犯罪的追诉标准:违反国家规定,实施下列行为之一的:(一)未经许可或者备案,擅自购买、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二)超出许可证明或者备案证明的品种、数量范围购买、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三)使用他人的或者伪造、变造、失效的许可证明或者备案证明购买、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四)经营单位违反规定,向无购买许可证明、备案证明的单位、个人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或者明知购买者使用他人的或者伪造、变造、失效的许可证明或者备案证明,向其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五)以其他方式非法买卖易制毒化学品的。上述行为达到下列数量标准的,应当移送:

(一)1-苯基-2-丙酮五千克以上;

(二)麻黄碱、伪麻黄碱及其盐类和单方制剂五千克以上,麻黄浸膏、麻黄浸膏粉一百千克以上;

(三)3,4-亚甲基二氧苯基-2-丙酮、去甲麻黄素(去甲麻黄碱)、甲基麻黄素(甲基麻黄碱)、羟亚胺及其盐类十千克以上;

(四)胡椒醛、黄樟素、黄樟油、异黄樟素、麦角酸、麦角胺、麦角新碱、苯乙酸二十千克以上;

(五)N-乙酰邻氨基苯酸、邻氨基苯甲酸、哌啶一百五十千克以上;

(六)醋酸酐、三氯甲烷二百千克以上;

(七)乙醚、甲苯、丙酮、甲基乙基酮、高锰酸钾、硫酸、盐酸四百千克以上;

(八)其他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或者配剂相当数量的。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江苏省公安厅《关于办理毒品、制毒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暂行规定》

第二条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下列毒品,可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其他毒品数量大”:

(一)美沙酮一百五十克以上;

(二)氯胺酮十千克以上;

(三)甲喹酮八十千克以上;

(四)其他毒品数量大的。

第三条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下列毒品,可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款、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其他毒品数量较大”:

(一)美沙酮三十克以上不满一百五十克;

(二)氯胺酮二千克以上不满十千克;

(三)甲喹酮十六千克以上不满八十千克;

(四)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


四、定罪处罚


《刑法》第三百五十条 违反国家规定,非法生产、买卖、运输醋酸酐、乙醚、三氯甲烷或者其他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配剂,或者携带上述物品进出境,情节较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明知他人制造毒品而为其生产、买卖、运输前款规定的物品的,以制造毒品罪的共犯论处。

单位犯前两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制毒物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条:“关于制毒物品犯罪定罪量刑的数量标准 (一)违反国家规定,非法运输、携带制毒物品进出境或者在境内非法买卖制毒物品达到下列数量标准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五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1、1-苯基-2-丙酮五千克以上不满五十千克;2、3,4-亚甲基二氧苯基-2-丙酮、去甲麻黄素(去甲麻黄碱)、甲基麻黄素(甲基麻黄碱)、羟亚胺及其盐类十千克以上不满一百千克;3、胡椒醛、黄樟素、黄樟油、异黄樟素、麦角酸、麦角胺、麦角新碱、苯乙酸二十千克以上不满二百千克;4、N-乙酰邻氨基苯酸、邻氨基苯甲酸、哌啶一百五十千克以上不满一千五百千克;5、甲苯、丙酮、甲基乙基酮、高锰酸钾、硫酸、盐酸四百千克以上不满四千千克;6、其他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或者配剂相当数量的。(二)违反国家规定,非法买卖或者走私制毒物品,达到或者超过前款所列最高数量标准的,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量大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江苏省公安厅《关于办理毒品、制毒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暂行规定》

第四条 对《刑法》、《司法解释》及本暂行规定未明确数量标准的毒品,认定涉案毒品数量大、数量较大,应由司法机关商请有关专业部门确定涉案毒品的毒效、有毒成分大小和多少、吸毒者的依赖程度。因条件限制不能确定的,可以参考相关毒品非法交易的价格以及在我省的流行情况等因素,决定对被告人适用的刑罚,判处死刑的应当慎重掌握。

第五条 对走私、贩卖、运输、制造苯丙胺等毒品的,按《刑法》、《司法解释》及本暂行规定规定的量刑标准确定刑罚,直至判处死刑。

对既含有苯丙胺类毒品,又含有其他毒品或其他物质,成分复杂的“摇头丸”类毒品案件,不能一律按《司法解释》关于苯丙胺类毒品的数量标准确定刑罚。要具体案件具体分析,一般可按其中毒性较强的毒品处罚;按其他毒品处罚较重的,则按处罚较重的毒品处罚。目前对“摇头丸”类毒品案件,判处死刑的应慎重掌握。

第七条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适用死刑的数量标准,一般掌握在海洛因200克以上(其他毒品以相当量折算)。但毒品数量只是量刑的一个重要情节,执行量刑的数量标准不能简单化。特别是对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必须综合考虑被告人的犯罪情节、危害后果、主观恶性等多种因素。对刚刚达到实际掌握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但纵观全案,危害后果不是特别严重或者具有法定或酌定从轻处罚情节的,可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对于被查获的毒品数量不够判处死刑的标准,但加上坦白的毒品数量,刚刚达到或超过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的,一般应予从轻处罚,可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第八条 对于查获的毒品有证据证明大量掺假,经鉴定查明毒品含量极少,确有大量掺假成分的,在处刑时应酌情考虑。特别是掺假后的数量才达到实际掌握判处死刑的标准的,一般可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