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
环境法律专家

畜禽规模养殖无防渗粪坑适用《固废法》还是《水污染防治法》处罚

 二维码 24

基本案情:

双日公司系规模养殖场。2018年3月15日白本环保局检查发现,该公司场区内有没有采取防渗措施的一处露天粪坑,粪坑内贮存有养殖粪污,此粪坑系2018年2月左右挖掘形成。经调查,在蓄粪池满溢时该公司就将粪污抽至露天粪坑中。对露天粪坑取样发现,氨氮、化学需氧量、总磷测定值均超过《畜禽养殖业污染物排放标准》规定标准。

白本环保局以双日公司通过渗坑的方式违法排放污染物为由,根据《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条第三项规定,责令双日公司停产整治,处罚款人民币六十万元。

双日公司不服,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法判决将60万元罚款变更为2万元。一审法院认为白本环保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合法,判决驳回双日公司的诉讼请求。双日公司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白本环保局应依据《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及《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对双日公司进行处罚。并以适用法律错误为由撤销了一审法院的判决和白本环保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同时责令白本环保局在本案判决生效之日起3个月内重新作出处理决定。

提出问题:

二审人民法院的判决是否存在不当或者错误,即畜禽规模养殖企业处置畜禽粪便造成环境污染是适用《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处罚还是适用《水污染防治法》处罚?

观点阐述:

二审人民法院的判决书通过论述法律适用的原则及特别法与普通法之间的区别,论证了本案应当适用的法律法规,其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但该判决认为《水污染防治法》与《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是普通法与特别法关系的观点有待商榷。

一、本案依据《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的相关规定作出处罚,符合案件事实和法律适用的原则。

《水污染防治法》和《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都是全国人大制定的法律,具有同等的效力,但是两者调整的法律关系和对象不同。《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是对污染源进行管理法的法律,适用范围是固体废物对环境造成的污染;《水污染防治法》是对环境要素进行保护的法律,保护的是水体,适用于地表水体和地下水体污染的防治,两部法律不是特别法与普通法的关系。

本案是关于畜禽粪便造成环境污染的问题,属于《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调整的对象,而且《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七十一条就该畜禽粪便造成环境污染作出了专门的规定,即“从事畜禽规模养殖未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收集、贮存、处置畜禽粪便,造成环境污染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可以处五万元以下的罚款”。所以依据《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的七十一条的规定作出处罚,符合案件事实和法律适用的原则。

二、《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与上位法不相抵触,适用该法规亦符合本案的违法事实。

在社会生活中,不同的行业、不同性质的行为,对环境造成的影响并不完全相同,所承担的环境污染防治义务和法律责任也不尽一致。因此,法律法规也会针对某一特定行业作出特别规定。《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是国务院为了防治畜禽养殖污染,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的综合利用和无害化处理,保护和改善环境而制定的行政法规。该条例是对畜禽规模养殖的污染防治以及法律责任作出的特别规定,因此在《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没有与上位法相抵触的情况下,畜禽规模养殖造成环境污染的问题,适用该特别法的规定与本案的违法事实相符,也符合法律适用的原则。

三、双日公司主观上并没有逃避监管的故意,白本环保局依据《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条第三项的规定对双日公司作出处罚决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经法院查明,双日公司挖掘露天粪坑,并将蓄粪池的粪污抽至露天粪坑的行为,系因排污口被周围群众堵塞,在蓄粪池无法容纳污水的情况下为防止粪污四处满溢而采取的措施,双日公司主观上并没有逃避监管的故意。

二审法院以《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条第三项的规定为大前提,以当事人的违法事实为小前提,推出小前提不符合大前提,进而得出双日公司的违法事实不符合《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条第三项适用条件的结论。二审法院运用三段论推理的方法,阐明了白本环保局依据《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条第三项的规定对双日公司作出处罚决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该论述符合法律推导理论,得出的结论合法、合理。

综上,我们认为,二审法院作出的撤销一审判决和白本环保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同时责令白本环保局从新作出处理决定的判决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说理清晰明了,为执法机关处理类似案件提供了指导和参考。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