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法律专家
马倍战律师事务所

环境监察中队长何以被判无罪?

 二维码 779
来源: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网址:http://faanlaw.com

一、厂区内挖出排污渗井

(一)排污企业概况

T化工有限公司位于Z县工业区。该公司属于S市“退市进郊”企业,2009年3月份开始建设,固定资产2000万元,占地20亩。同年11月25日通过S市环保局环评审批;2011年2月由S市环境保护局批准试生产,11月18日通过环保验收,有排污许可证产品为邻苯二甲酸二丁酯,生产原料为苯酐和丁醇。该公司以苯酐和丁醇为原料,以活性炭为脱色剂,硫酸催化生成粗脂;粗脂加碱中和水洗,脱醇过滤成产品。该公司生产过程中分别产生工艺废水、地面冲洗水、锅炉除尘水和生活污水,建有污水处理设施,大部分生产废水回用,一部分用于锅炉除尘,生活污水经污水处理设施处理后,最终经市政污水管网排到Z县污水处理厂。

(二)厂内发现渗井

2013年2月24日,中办督查调研组在检查企业时,根据群众举报,查出该厂区内生产车间西侧真空泵下方有水泥暗井,通过进一步挖掘,2月26日在该公司车间西门南、北两侧各发现一个深约6—7米渗井,渗井用内径28厘米、外径36厘米、壁厚4厘米的水泥管贯通井底,渗井周边及内壁没有发现其他联通管道,掀开井盖有较强烈的刺激性气味;南侧渗井用碎石子及建筑泥沙填埋。经H省环境监测中心站现场取样发现,井壁外泥土中含有邻苯二甲酸二丁酯,浅层和深层泥土取样检查结果邻苯二甲酸二丁酯含量分别为90.2mg/kg和190mg/kg。

(三)控制责任人员

2月27日,Z县环保局根据调查取证结果,将T公司环境违法案件移交Z县公安局。县公安局当日以该公司涉嫌环境犯罪立案调查,并对法人代表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通过讯问得知,在2010年6月份该公司调试生产设施期间,经法定代表人同意,在车间西门南、北两侧各打了一个渗井将生产过程产生的部分工业废水和地面冲洗水排入井中,废水中含有丁醇、硫酸钠、邻苯二甲酸二丁酯等多种物质。2010年11月对井上方全部地面进行了硬化,在两口井上分别修建了事故收集池和真空泵房。

(四)案件事后处理

3月3日,Z县环保局对T化工有限公司下达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和《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做出了处50万元的拟处罚决定。

因T化工有限公司在责令修复期限内未对被污染土壤采取任何修复措施,Z县专项调查组于3月25日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指定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对被污染土壤进行修复。

3月27日,污染土壤修复工作开始,4月4日开始对坑基回填,4月5日回填完毕。4月12日,Z县环保局对该公司场地污染土壤修复出具了验收报告。

二、环保人员被移送司法

(一)追究渎职责任

因为该案被中央媒体曝光,社会影响巨大,H省检察院责成S市检察院查处该案的渎职行为,S市检察院又责成Z县检察院查处。

2013年7月23日,Z县检察院开始对Z县环保局的近十名工作人员进行问询,共作出证据材料一百余页。

2013年8月16日,Z县检察院正式对冯某等三名环境监察中队长以玩忽职守罪采取取保候审的刑事强制措施,标志着对环保人员的渎职责任追究正式进入司法程序。

(二)一审判决无罪

2013年12月11日,Z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三名被告人及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指派的辩护律师参加了庭审。

检察机关指控,三名被告人在企业渗井排污之前均参与了对该公司的监管,而为修复土壤支付的费用为86万元,达到了刑法规定的造成经济损失30万元的标准,因此构成玩忽职守罪。

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的辩护律师认为,被告人涉嫌的罪名是环境监管失职罪而非玩忽职守罪,本案也没有被告人造成经济损失的证据,因此被告人无罪。

2015年4月23日,Z县法院作出被告人无罪的判决。

(三)检察机关抗诉

Z县检察院不服原判,提起抗诉称:(1)法院在本案开庭后,以案件复杂需要向上级法院请示为由自2014年3月中止该案审理,至作出一审判决,时间长达一年之久,破坏了上下级法院之间的监督关系,包揽了二审甚至申诉的多个审理程序,严重违反法定审理程序,有碍公正审判;(2)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曾经到涉案企业进行现场检查并制作了调查笔录、现场检查笔录和检查记录单等工作,属于履行了职责,认定事实不清;(3)一审法院认定不能将土壤修复的全部损失认定为三被告人共同所致,即否认三被告人的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是适用法律错误。

(四)二审维持原判

2015年12月11日,二审法院开庭审理此案,三被告人及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指派的辩护律师出庭参加了庭审。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与一审基本相同。二审法院经过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所查基本一致,公诉机关没有证据证明任何一个被告人任职期间的污水排放量导致了30万元以上的经济损失,故原审法院以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宣告三被告人无罪,并无不当。依照相关法律的规定,二审法院于2015年12月16日终审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三、辩护律师的案件准备

公司机关指控,因三被告人不履行职责,造成了30万元以上的经济损失,从而构成犯罪。也即这样的一个认定链条:被告人没有履行对涉案企业的监管职责->发生了30万元以上的经济损失->损失因为被告人的监管不力造成->从而构成了犯罪。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的辩护律师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从切断其犯罪构成推定链条入手,准备了相关方面的证据和辩护意见。

(一)切断“监管职责”链条

因涉案企业的渗井排污行为发生在企业的试生产期间,而根据《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及《环境影响评价法》的相关法律规定,在试生产期间对企业的监督管理职责属于审批环评的环保部门,也即S市环境保护局。既然被告人没有对企业的监管职责,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与被告人无关。为了支持辩护律师的辩护观点,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向法院提交了相关的法律规定。

(二)切断“经济损失”链条

经济损失是否包括土壤修复费用,法律没有明确的规定。因此,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的辩护律师除了提交了“两高”《关于办理环境污染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起草人之一于海松法官的“经济损失不包括土壤修复费用”的讲座光盘以及H省环保厅《对Z县环保局“关于‘公私财产损失’是否包括土壤修复费用”的复函》之外,还提出了相应的辩护意见:①用作刑事案件证据的经济损失应当通过司法鉴定表现;②民事合同不能作为认定刑事案件经济损失的证据;③无证据显示土壤有修复的必要,更罔论经济损失。

(三)切断“因果关系”的链条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因对涉案企业的监管不力,导致了损失发生,因此应当承担责任。但案件材料并不能显示,涉案企业是在什么时间将污染物排入渗井的。即使被告人有对企业的监管职责,即使被告人住在企业进行监管,也不可能发现企业的排污行为。而且在企业正式投产前,三被告人分别负责该公司6个月、1个月、2个月,每个人应当承担多大责任,公诉机关没有提交相关证据,法律也很难认定。对此,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的辩护律师提出了相应的辩护意见。

四、辩护律师的辩护要点

关于被告人的职责

1、环保机关的职责由法律、法规规定

职权法定是指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行政职权必须由法律授予,而非由上级部门或领导授予。职权法定是行政机关依法行政应当遵循的基本原则。

就环保部门的职责而言,各级环保部门的职责由《环境保护法》、《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规定。法律、法规不但规定了环保部门与政府其他平行部门之间的职责界限,还规定了上下级环保部门之间的职责界限。无论平行部门之间,还是上下级部门之间,转移职责的行为显然都违背了职权法定原则,属于违法行为之列。

2、建设项目“三同时”期间的监管属于环评审批机关的职责

修改前的《环境保护法》第36条规定,建设项目的防治污染设施没有建成或者没有达到国家规定的要求投入生产或者使用的,由批准该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书的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实施监管。《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第20条规定:“建设项目竣工后,建设单位应当向审批该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环境影响报告表或者环境影响登记表的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申请该建设项目需要配套建设的环境保护设施竣工验收”,“需要进行试生产的建设项目,建设单位应当自建设项目投入试生产之日起3个月内,向审批该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环境影响报告表或者环境影响登记表的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申请该建设项目需要配套建设的环境保护设施竣工验收。”该条例第26、27、28条均规定了环评审批机关对建设项目的监管职责。

3、市环保局转移监管职责的行为属于违法行为

在法律没有明确规定行政机关可以委托或授权的情况下,上级环保部门无权将属于自己的职责转移给下级环保部门。因此,S市环保局在环评批复及环保验收文件中转移职责的行为是违法的,司法机关不能将其作为确定被告人职责的依据。

在企业设备安装调试阶段,被告人曾到T公司进行现场检查,也曾向其收取排污费,但被告人并不因实施了该种行为就获得本属于市环保局的监管职责。

(二)关于经济损失的范围

关于环境修复的经济损失,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均规定:本解释所称“公私财产损失”,包括污染环境行为直接造成财产损毁、减少的实际价值,以及为防止污染扩大、消除污染而采取必要合理措施所产生的费用。这里的“消除污染”是指“为防止损失扩大”而采取的“消除污染”行为,而非只要存在污染就把污染彻底消除。

“两高”《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起草人之一、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法官喻海松于2013年11月8日在河北石家庄的讲座中也明确地指出,修复费用不包含在“经济损失”的范围之内。

H省环保厅2013年11月26日在对Z县环保局“关于‘公私财产损失’是否包括土壤修复费用”的复函中答复:这里的“公私财产损失”是指因为环境污染行为直接造成的人身和经济财产损害,主要包括:直接造成的人身损害、资产性财产损害、减少的实际价值,以及为防止污染扩大、消除污染而采取的必要合理措施所产生的费用,不包括环境恢复、环境修复以及环境治理等相关费用。

(三)关于经济损失的证据

《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侦查的刑事案件办案程序(试行)》第二十一条规定:为了查明案情,需要解决案件中某些专门性问题的时候,应当指派或聘请有专门知识并和本案无利害关系的人员进行鉴定。在实践中,如果鉴定的相对人不服,可以要求重新鉴定。环境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显然属于非常复杂的“专门性问题”,公诉机关用民事协议作为刑事案件的定罪依据,不但不符合法律规定,而且剥夺了相对人要求重新鉴定的权利。

民事协议不能作为“经济损失”依据的原因还在于:虽然不同的司法鉴定机构对于“经济损失”的鉴定结论可能不同,但理论上“经济损失”是一个绝对量,不因鉴定机构的不同而变化;而民事协议的价款是双方议定的,随意性很大,如果以协议价款作为对被告人定罪的依据,就等于给予民事协议签订人直接确定被告人有罪或无罪的权利,这显然不符合法律的公平、公正原则的。

(四)关于土壤修复的必要性

时至今日,国家都没有发布土壤修复条件的标准。本案中的土壤只受到轻微污染,只是闻起来存在异味,没有证据证明当时的土壤达到了应当修复的标准。当时所以进行土壤修复,是因为T公司通过渗井排污的行为被媒体曝光,有关人员担心被追究责任,所以匆匆忙忙进行了修复。渗井周边的土壤如果没有修复的必要,当然也就不存在因为修复土壤造成的所谓“损失”。

综上所述,对T公司的环境监管不属于被告的职责范围,经济损失的数额不能确定,属于事实不清,定罪证据不足。根据事实和法律规定,法院应当判决被告人无罪。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